• 123
  • banner2
您现在的位置: > 三下乡官网 > 微能放大器 > 爱心守护 > 正文

压倒西部贫困儿童的稻草——裸露现实 飘渺梦想

中国青年网兰州11月18日电(通讯员 赵丰华)“孙丽珊注定这一辈子都是苦娃娃。”孙丽珊是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三角城乡孙家营小学读五年级的学生,她的奶奶边吃一口拉条子边说,“她的爸爸,在她两岁时就出了车祸。她的妈妈,在她爸爸出车祸一年后走掉了。他的爸爸现在仍然不能干活,我和她爷爷也慢慢老了。压在珊儿身上的担子不轻呐!”

孙丽珊和奶奶  通讯员 赵丰华摄

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爷爷和爸爸已经喝完了两碗汤面、放下了碗筷,沿袭着西北人家先客后主、先长后幼、先男后女的饭桌风俗。孙丽珊在奶奶身旁吃着碗里的干拌面,不说话。她喜欢吃拉厚一点的面条,不加臊子。10岁的她,听着奶奶说这些的时候,也许是沉重的,流露着比同龄的孩子早有的忧郁和敏感。桌上有凉拌萝卜、凉拌花菜、炒花菜三样自家种的菜蔬,还有用花椒腌制的麻菜。刚立冬不久,麻菜腌制时间不长,还不是很麻。

2005年5月25日,对孙丽珊一家来说是噩梦的一天。这一天,孙丽珊的爸爸——孙玉玺——刚从兰州市榆中县酒钢钢厂下班,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被违规驾驶的出租车撞翻在地。医院诊断为脖颈椎第四、第五节骨头粉碎。奶奶跟医生说,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要救他的儿子,让孙丽珊有个爸爸。5月25到6月10日,这十五天,孙玉玺每天都在呼吸机里,每天的费用是5000元。这短暂而漫长的十五天,他被下达五次病危通知书。当医生无力回天,要取下呼吸机,吩咐家属准备后事,做最后一面告别的时候,1岁3个月的孙丽珊看到爸爸满身插管,会害怕,却指着他叫了几声“爸爸、爸爸”。这几声人世间最普通而最温情的呼唤,使孙玉玺听了之后心里特别高兴。原本停止了呼吸的右肺竟有了反应。医生说“奇迹发生了。”孙玉玺说孙丽珊就是他的幸运儿,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孙丽珊可以愉快地成长。他说,”之所以给她取名叫‘孙丽珊’,是希望她能够‘离开大山’。”

住院半年后发现,孙玉玺的右手和右腿也不能动弹。直到现在仍落下残疾,再无力劳动。孙玉玺的妻子在他出院后却离开了他们父女。孙玉玺说:“她抛弃我,我可以接受。毕竟‘大爱’很少,她还年轻,那时候也就27、8岁,她做出这样的反应可以理解;但她抛弃孩子,就太狠心了。”奶奶有些哽咽了,“她走的时候,我们留她,好让珊儿有个妈,有个完整的家。可就是听不进去......”。

孙丽珊和家人合影 通讯员 赵丰华摄

孙玉玺回忆道:“在我刚出院前两年,站都站不稳,拄着两个拐棍。上门前的台阶都抬不起腿,孙丽珊那年才3岁,拽着我的腿往上拉,还喊着‘爸爸,加油!’,给我鼓劲,那时候真的特别感动。”他又说,“孙丽珊3岁就开始自己洗脸洗脚洗袜子,5岁自己梳头,6岁可以帮他揪面片。”这种过早的独立而决绝,也给出了为什么她眼神里、表情里敏感而早熟的答案。

从2007年离开到现在,7年来,孙丽珊只见过一次妈妈。2012年4月13日,是她们母女离开5年后的第一次相见。而那一次却成了孙丽珊父母的离婚纪念日。那一日,她的妈妈带来了一只铅笔削。问她想妈妈吗?她说摇摇头,说“不想”。奶奶说,“丽珊回来老说,别人的孩子都是说‘我的妈妈怎么怎么’,而她只能说‘我的奶奶如何如何’。”采访中,了解到孙丽珊的爷爷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奶奶患有高血压,常年靠药物维持。

孙丽珊的班上共有8个学生,3个男孩,5个女孩。早上8点半上课,下午4点10分放学。中午不回家,每人领着1个面包、1个酸奶或1颗鸡蛋的爱心午餐。问他们吃得饱吗?他们说吃不饱。

2014年11月13日,西北民族大学学生自律委员会对孙家营小学进行了爱心捐助,孙丽珊获得500元爱心基金。据了解,西北民族大学学生自律委员会从2009年起设立爱心基金,帮助西北民族大学榆中校区周边的小学,其爱心基金主要来源于内部委员自发捐款。这一次爱心活动为孙家营小学捐赠了若干文体用品和衣物,为孙丽珊等4位同学捐赠爱心基金1100元。

孙丽珊在教室 通讯员 赵丰华摄

当问“你有梦想吗?”她眼神默然,用兰州方言说“没的”。问她“想不想考大学”,她犹豫着说“有些想,有些不想。”“为什么?”“长大了就不能玩了。”孙丽珊说她喜欢读书,书桌上放着一本借来的《世界经典童话》是她最喜欢的书。(编辑 王梦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冬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