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感悟收获 >> 正文

刘家沟,就此无离觞

  相聚离别,曾道是寻常,但眼角的泪水,终是扰乱了心扉。诀别诗,两三行,我们不能停留,无法回头。7月30日,兰州理工大学材料学院研究生微光计划实践团结束了吴堡县宋家川镇中心小学十二天的支教。离开刘家沟当天,雨一直没有停,我们在往火车站的路上,几个小姑娘远远站在校门口,一动不动,安静的像一盏盏路灯。视线逐渐模糊,憋了很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磅礴如雨。雨越下越大,关于刘家沟的记忆在雨中沉淀。我们在最初的到访里感受欢愉,到最终的分别里感受离愁,这一生,再难忘记。 

  带着梦想的微光,我们在这里相遇

  “如果没有当时支教来的八名大学生,估计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做一名大学的老师,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心中仍感恩他们带给我的收获,那是一辈子的财富。如果能将这种奉献精神传承下去,也算了不起的事情了。”我们的指导老师刘鹏程给我们说着他曾经的经历,这也就成为了我们此次支教的初衷。带着梦想的微光,我们了支教的旅途。

  当我们到达吴堡车站时,已经晚上十点了。出站后,看到刘老师、当地村书记和村主任开着车在等我们。支教队员的心中顿时都压着一块石头,分量十足。想到在火车上刘老师发过来的包好的五百多个饺子的照片,想到学生的家长主动到刘老师家帮忙准备饭菜的情形,那段趴在桌子上准备课程和计划的日子,显得微不足道。

  支教期间,每天都有学生满头大汗地提着自家种的菜、西瓜等来学校。学生以及家长用行动温暖着我们每个人的心。学校附近有一个医疗室,有学生不慎摔倒,膝盖擦破了皮。我们去买创可贴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就是不收我们的钱,他说,“这是应该的,需要什么,直接过来取。”

  我们深深感恩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不知是什么样的缘分,才能让我们来到这里,和他们相遇。整个村庄安静,民风淳朴、善良。所谓人间仙境婉转清扬,莫不过如此:艳阳高照,清风拂面。枣花盛开,人在行走。 

  家长们送来的蔬菜.jpg

  学生家长给团队成员送来的蔬菜。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燕云 摄

  小小水火箭,为梦想插上翅膀

  “老师,你们的梦想是什么?”这是我和张燕云在送一对兄弟回家的路上,弟弟突然这么问。

  “我们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啊,现在我们的梦想实现了,你俩的梦想是什么啊?”哥哥还是一声不吭地在前面走着,弟弟说,“我的梦想是当一名飞行员。”张燕云鼓励他说,“那你就要好好努力了哦,因为飞行员的分数比普通的专业分数还要高一些。”听到这里,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我们说:“但我是残疾人。”他们兄弟俩的眼睛都有点小缺陷。我望着张燕云,他眼里泛出一丝泪光,一时间我不知所措,我妈说我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不哭不闹。长大以后我总热泪双流,严重怀疑那些该流的泪是不是都留着成年以后才流?那时我已热泪盈眶,张燕云安慰着弟弟,“傻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想,你和大家一样,是非常聪明的孩子。只要你愿意,没什么不可以的。

  到他们门口的时候,哥哥叫我们进去坐一会,但是看到门口拴着的大狼狗,我们俩心里都在犯嘀咕。一个眼神交流以后,张燕云让他们俩回去,“我们就不进去了,回去以后吃点东西,把药按时喝了,多休息,很快就会好了。”

  转身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夕阳的光芒晃的刺眼。弟弟的梦想就这样,一点、一点渗进我们的心里。

  第二天的早晨,我们几个没课的队员在一起把前一天晚上做出来的水火箭在操场上试飞了一次,用可乐瓶子做出来的水火箭,加上三个尾翼,注入三分之一的水,就这样飞出了校园。目测水平飞行距离50米,飞行高度足有二十米,试验非常成功。不管孩子们的梦想是什么。我们都希望,通过这样的小实验,激发他们探索与研究的兴趣。我们的小飞行员,这也是我们为你准备的,道阻且长、且跻,但希望你能坚持梦想。只要有梦想,那梦想的微光,终究把你带向不可知的远方。

  孩子们分年级观看水火箭的发射.jpg

  支教队员为三年级学生演示水火箭的发射。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燕云 摄

  小锦缘,你要快快长大

  雨后的校园到处弥漫着清香,我们吃完晚饭在校园里围在一起,讨论着第二天的教学任务。就在这时,三年级的一个小姑娘向我们跑过来,她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小锦缘。她,便是我们此次家访的对象。很显然,她是刚吃完饭就跑过来的,嘴角还留着没来的及擦干净的饭渣。

  在所有同龄人都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小锦缘开始帮母亲带妹妹和弟弟。我们对小姑娘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认真、礼貌、懂事、有担当。来学校的时候总是让妹妹过来向我们问好;上课总是积极礼貌的举手;我们满头大汗的时候他总会给我递过来一团纸巾,有时候甚至是他找别人借的,她的成熟与年龄格格不入。

  尽管提前一天便和家长联系好了,但是我们的冒访依然让这个比我们大三岁左右的母亲有点不知所措。当我们踏进屋子时,她正在慌乱的整理着物品,把一把刷子从炕的这头挪到了那头。

  趁着其他队员和母亲相互了解期间,我四处打量着窑洞,本来不大的窑洞堆满了各种杂物,一个小锅冒着热气,锅里煮着几根玉米。在杂物中间我看见了屋里唯一的电器——一台风扇,家里最好的装饰品可能只有那满墙的奖状,各式各样的奖状,五彩纷纭。

  当我们问及孩子父亲的一些情况时,母亲脸上挂上一丝的泪痕,怕我们注意到,便可以转过身去。小锦缘的眼睛早已热泪盈眶,她红着眼为母亲递了一张纸,母亲擦拭了一下眼泪。说,“孩子父亲很少回来,寄回来的钱也越来越少。家里现在情况不好,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好好照顾这三个孩子,为了他们,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让他们上学,不能让他们像我一样,吃了没文化的亏。好在锦缘特别懂事,家里什么都能帮我做。从小就帮我做很多事,要不是这样,我真不知道要怎么维持这个家。”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们逃离了她家,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回来后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的一切,刚才那位母亲带着自己的三个孩子给我们送来了八个玉米,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那个小锅里煮的所有的玉米,而这些玉米是他白天替村民掰玉米挣钱人家送的,就连她四岁的小儿子都可能连半截都没有吃。

  不知道如何去和这位纯朴的家长道谢,正如她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感谢我们来这里给他们的孩子带来知识。虽然这一切可能有限,但那是满足了一个在某个角落里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望、渴求知识的孩子的愿望的谢意。

  送她们到门口的时候,这个年仅11岁的孩子冲我们挥手说道,“老师,我们明天见。”说着,跑到路的拐角,又挥了挥瘦弱纤细的小手,欢快的笑着,雨后星空闪亮,时光仿佛就静止在了那一刻。笑声越来越远,回荡在整个山村里,笑的山花烂漫。我们的心仿佛也在此刻,就这样一点、一点旖旎生动起来。

  小锦缘的身影慢慢变小,就像一片飘摇在风中的白净的雪花,无依无靠,最后与夜幕融合在一起……

  和孩子们的合影.jpg

  学生、学生家长和支教队员合影留念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丁彦龙 摄

  纵有万般不舍,总要分别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因对杭州的依依不舍和对杨桧人品的敬佩、赞赏以及出任州官的喜悦,苏轼写下此词。我们带着孩子们最纯真的笑容与身影离开了刘家沟,在路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大学毕业生义无反顾去了偏远山区支教。跟他们相比,我又是多么渺小。小朋友脸上的笑容与渐渐模糊的身影就像一阵微风,抹去我们脸上的泪水,在心中撕开一道口子,那是另一个没有离别的山村,我们陪着他们成长。刘家沟,就此无离觞。感谢岁月,让我们在最美的年华相遇!(通讯员 丁彦龙)

责任编辑:崔宁宁 乔旭(学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