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感悟收获 >> 正文

“三下乡”朝阳暖夕阳 为霞尚满天

  8月26日,西南政法大学“朝阳暖夕阳”社会实践小组走进无锡市樱花老年康复院。十名团队成员用真诚与老人深入接触、了解他们的需求并为其提供日常生活照料和精神关怀。

  我是其中的一员,写这么一篇心得,记录一些萍水相逢的爷爷奶奶。也许我是他们几十年倥偬岁月中的匆匆过客,但我仍忍不住回头多看他们一眼。

  孝,天之经,地之义,民之行也

  锡城的地铁空空旷旷,夏末的微风送来一丝清凉,出了地铁口我们一行人便浩浩汤汤直奔樱花康复院。

  这是我第一次较为深入去了解养老院,这个一直存在却很少被提起的地方。不大的康复院挤在老居民区里,内部构造相符的同样小小的办公室、大厅、宿舍、楼道和电梯,像它本身一样,散发着实用为上、谨小慎微的迟暮感。

  为了迎接我们,老人们都聚集在了公共大厅,大多坐在有靠背的塑料椅子上,个别坐着轮椅。

  我们给他们带去事先准备的水果、面包等慰问品,以及精心挑选的戏曲唱片。表演了排练的锡剧经典选段。

  听到熟悉的歌声,几位老人不禁跟着哼唱了起来。

  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们的内心那块最柔软的地方似乎挤出了水来。这大概就是志愿者的意义所在。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赵奶奶尤为热情,笑着迎接我们进房间,让我们写下我们的名字与她留念,拿出相册与我们分享。

  奶奶把每一张照片装的整整齐齐,说那是她的母校,那是她的全家福。

  翻开尘封的相册,我看到了那时候的她,白棉布褶子裙,麻花辫子,小小的脸,眉眼温柔,立于彼时的上海财经大学门前,露齿一笑,将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封存于一张张照片之中。而后女子嫁人,育有儿女,子女也皆龙凤,她将她的似水流年缓缓道来,语气中带着喜悦与自豪。

  我们一张张细细看去,两本厚厚的相簿,记录了她的过去的如花美眷,为我们打开一段遥远的想象。

  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杨奶奶坐在轮椅上,我们细细与她交谈。她因脑溢血而偏瘫,失去自理能力,只能坐在轮椅之上,依赖他人关照。看到她不停地按摩膝盖,诉说着疾病带给她的痛苦,我们便帮她按摩膝盖,并给她喂饭。

  我们替她擦去嘴角不断下流的口水,听她动着一半的嘴唇絮絮叨叨起她的孙女来,就像夏夜里我和奶奶纳凉时,她扒拉那些我眼中的陈芝麻烂谷子。我们给她喂饭,饭盒里有她喜欢的梅干菜,但她只咽得下稀粥、蒸蛋和豆腐,就像每次我来,姥姥桌上一定是大鱼大肉,而她却由于身体原因碰不得一星半点······

  老人感动到落泪,直言我们像她孙女,但她孙女没有这么好,平时都不怎么理她。我们着实惶恐,这些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担不起这样的感动,又隐隐觉得心酸,外人尚能如此,为何血浓于水的亲人却冷漠以待呢?

  如果住在家里,他们也是普通的奶奶、爷爷、姥姥、姥爷、妈妈和爸爸。

  如果是六十年前,他们也是像我们现在这样普通的青年。

  算明朝、未了重阳,紫萸应耐看

  我们利用手头的相机、手机为几位要求合影的老人拍照留念,记录下他们这一刻绽开的美好笑容,并答应他们日后为他们送去冲洗的相片。

  镜头下的他们喜笑颜开,这一刻的时光似乎也被定格。

  临别之时,几位老妪泪盈于睫,问我们何时再来。我们也不禁落泪,不尽之言,许诺再见。

  有位老人紧紧握着我的手,说看到我们就像看到她年轻时候的模样。

  有位老人从楼梯窗口目送我们一直远去。

  老吾老,及人之老

  长期生活在封闭式的康复院里,他们并不需要多么贵重的礼物,也不需要多少声势浩大的慰问,他们只需要有一个人拉着他们的手,听他们倾诉衷肠,听他们絮叨过往。

  “挟太山以超北海,非不为也,实不能也;为长者折枝,非不能也,实不为也。”真正关心老人,不在乎形式,也不可用金钱和物质去衡量。平时多帮老人做些家务,多老人聊聊天,陪伴是最好的孝道。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护工的耐心善待,是来自亲人朋友的关爱与陪伴,是整个社会对于老有所养、老有所依问题的重视。

  志愿者活动却未曾结束,志愿者精神生生不息。 (通讯员 张桉)

责任编辑:李华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