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行走运河的脚步一直没有间断,期间经历了安徽段、河南段和江苏段,至2016年7月将江苏段全部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通济渠段行走结束。为展现考察情况的整体面貌,反应考察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花木兰墓。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秉政 摄

  乡村野路之上,有一群人,匆忙赶路。男的抬着牲口、背着桌子,女的端着食飨、拉着孩子,为首的是族长,吆喝着、催促着,大家加快了脚步,深怕耽误了祭祀的时间。

  这条虔诚之路,族长太熟悉了,每年都要走个三趟——正月初七祭阏伯,四月初四祭帝喾,六月初六感谢五谷丰登。登上火神台,拜见阏伯庙,以族为单位的飨客们立好桌子,摆好贡品,祭祀大典由此正式开始……

  为了考察隋唐大运河流经之地的遗迹和文化,2016年2月24日,由淮北师范大学张秉政教授带队,“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继续探访隋唐大运河流经约二百公里的重要城市--商丘市,在此地参与了当地的重大的民俗活动---火神台庙会;并拜谒了阏伯庙与木兰祠,探寻运河在此地留下的宝贵遗产。

  拜谒阏伯庙

  火神台庙会又称阏伯台庙会,是商丘最为古老和盛大的庙会,简称“台会”,老百姓又称其为“朝台”,它是由人们对祖先阏伯的祭祀演变而成的盛大庙会,距今已延续四千多年的时间。

  每年农历初一至二月二,苏鲁豫皖接壤地区参加祭祀和庙会的人会为阏伯添土圆坟,以敲打木棒、石块,吟诵悼念之词等古老的方式祭祀阏伯,歌颂阏伯的丰功伟绩。

  相传,混沌之日,野蛮之时,洪水吞噬,人类疾苦难耐,四处寻找火源。天之火神游历人间,发现人类还处于蒙昧状态,便偷着向人间投放神火。神火本是整齐摆放,如今少了许多,被天帝得知。火神触犯天规,被贬人间,却趁下凡之机,偷藏火种,带到人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火神已将火种燎原,人间四处呈现星星之火。

  天帝发现火神盗火,非常震怒,誓要淹没人间火种,于是天崩地裂,洪水暴发,人们吓得四处逃散,火神为了保存火种,独自留在山丘,待洪水退去,人们到山丘上看到火神盘坐在篷内,紧紧的握着火种,火种还在燃烧,而他却永远闭上了眼睛。火神便是阏伯,百姓称那山丘为火神台。

  火神台形状如坟墓,规模宏大、高达十丈,台上有庙宇、大殿、拜厅、钟鼓楼等,台下有戏楼、大禅门等精美建筑。考察组走进庙宇,看到有明清时期的彩色壁画环绕在元代修建的神像四周,前来祈福的人们秉烛捧香,向神灵跪拜。“阏伯是中国版的普罗米修斯。”张秉政教授说道,“古时人对火神的敬仰,衍生出了许多关于火的神话故事,而阏伯利用火历观测天象,也可说是人类最早的天文学家。”

  考察组在当地村民口中得知了关于阏伯的传说。在玄池中,三个美女嬉戏打闹,撩起阵阵水声,其中一位端丽冠绝,风娇水媚,她是五帝之一帝喾之妻——娀氏美女简狄。玄鸟都被这美景吸引,落在一个裸露的石头上,生了一个五彩蛋。简狄生性好奇,以手取过,有心收藏,却苦于无处安放,只得含在嘴里,谁知一不小心,那五色彩卵竟被她咽下。当时就觉得一股暖流,从喉头直达腹部,随之产下契,即阏伯。

  契封于商,专门管理火种,称为“火正”。他用肉眼观测大火星,建立历法,定农时、分季节,告诉人们什么时候开始收割,什么时候开始耕种,用以指导农牧业生产。由于太岁星在卯时出现叫“单阏”,在甲年出现叫“阏逢”,观察火星与太岁星的火正契就被称为“阏伯”。

  在那漫长的远古时代,阏伯为保留火种做了很多事情,择一处高地建观星台,集民之力堆土丘、搭雨篷,把火种置于丘上,天上下雨不能把火浇灭,河水泛滥也不能把火浸灭。阏伯死后,人们怀念他的功德,以当时最厚的葬礼把他葬在生前存放火种的火神台上,并搭建庙宇,所以又火神台又叫阏伯台,火神庙又叫阏伯庙。

  几千年来,人们对祖先的崇敬从未消失,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改变了形式。当地百姓认为阏伯庙香火烧过的鸡蛋可以去病消灾,有事没事常到阏伯庙“祈好”,买上几个 香火烧过的鸡蛋,可以保佑全家平安。淮北地区也流传着和商丘地区一样的习俗——生孩子送红鸡蛋,红鸡蛋就是玄鸟蛋的寓意,祈福孩子会才貌双全、出众过人。

  隋唐大运河的两岸文化一脉相承,淮北与商丘共饮源头水。《诗经·商颂》中的《长发》篇记载:“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意思是说相土干得轰轰烈烈,四海诸侯齐刷刷地归服于他。相土,商汤十一世祖,阏伯的孙子,昭明之子,供在火神庙正殿右侧。

  相土大力发展畜牧业,商部落武力强大,乘夏王太康失国对东方无力控制之机,迅速扩展了自己的势力,开始向东方发展。相土以今商丘一带为中心,把势力伸张到黄河下游的广大地区并抵达渤海一带。相土率领其部落驾驶着自己发明的马车,一路风尘向东行进。

  路途中被葱茏叠翠的古相山所吸引,于是便在这里夯土围城,定居于相山脚下,日久形成城邑,后人为纪念相土来居,便把此地命名为相城、相山。相土就是相王,那个驾车前行的身影便是相土。

  “也许我们就是商族的后人,我们祖先创造的文明曾经无比辉煌。从正月初九苏北皂河祭水神庙会到豫东阏伯台祭火神庙会,我们一行初步领会了庙会文化的魅力。”张秉政教授感叹道。

火神台庙会现场。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秉政 摄

  千古流芳花木兰

  木兰祠,因花木兰被唐太宗追封为孝烈将军,故又名孝烈将军祠,位于今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营廓镇大周庄村。听说这里有两件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领队张秉政教授带领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团驱车前往,一探究竟。

  刚下高速,并未看见相关的指路牌,但是许多带有木兰字样的招牌吸引了考察组的注意,像木兰超市、木兰花店、木兰理发、木兰中小学校等等,仿佛都是方向标,指引着队员们奔向木兰祠。

  木兰祠自北向南依次为祠堂区、文化广场区、陵园区,中心位置是一座戎装跃马的花木兰石雕像,四周是历代文人墨客歌颂巾帼英雄留下的真迹拓印,其中最西边毛主席亲笔手书的《木兰辞》诗壁最为醒目。“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毛主席认为毛岸英有花木兰的气节,代父从军,征战沙场,但作为一个年迈的父亲,老来丧子的悲痛却无处表达,唯有誊抄此诗,暗自哀叹和惋惜。

  石雕像正对着一座仿唐代庄重朴拙、高阔润朗的建筑门楼,“木兰祠”三个大字高悬于上,这是原全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先生题写的。进入门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通石碑,屹立在通向祠堂甬道的东西两侧,东边一通是元代元统二年(1334年)所立的《孝烈将军像辨正记》碑,西边一通是清代嘉庆十一年(1806年)所立的《孝烈将军辨误正名记》碑。

  据了解,木兰祠始建于唐代,金、元、清各代均有重修,最辉煌时期占地万余平方米,各类建筑120余间,另有祠地400亩,住持僧10余人。可惜,千年文明毁于一旦,1944年7月国民党军田中田以共军在祠内藏身为名,放火烧祠,毁房百余间,仅剩下此两通石碑。

  在木兰祠中,考察组看到了《孝烈将军像辨正记》碑,碑为青石,通高3.6米,宽1米,碑首前后皆为深浮雕的二龙云里戏珠,布局对称,造型大方。此碑经专家鉴定,确属元代石刻真品,也正因为此碑,确定了花木兰故里就在商丘市虞城县营廓镇。

  甬道的尽头便是大殿,掩映在青松玉兰、芳草香花中,殿高16米,系砖木水泥仿唐建筑,廊柱高耸、斗拱飞檐。走进殿内,迎面正中是一座高大的木兰戎装出征像,“孝烈将军”横匾立于之上。左侧是一组“木兰出征”塑像,右侧则是“木兰还乡”塑像,贺元帅、刘将军、校尉均铠甲鲜明。

  24幅大型壁画跃然于三面墙上,再现了木兰从军的故事和情节。如今的木兰祠是1992年当地百姓募捐集资在原址上所建,木兰祠被毁之前,祠围墙内外,植有柏树、槐树,大门过道两侧,各有一泥塑高大战马,大殿内塑有木兰闺装像,献殿内塑有木兰戎装像,后楼塑有木兰全家像,祠殿内外,有历代官府、名人撰文、题诗、书画及60余通香火碑。

  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木兰传说》传承人陈时云的女儿程凤华向考察组介绍说:“‘历年以纪,交锋十有八战,策勋十二转’,花木兰虽然战功显赫,却觉得自己有十二年没能在父母膝前尽孝,死后要和父母葬在一起以示孝心。在当时封建思想的禁锢下,女孩是不能进祖坟的,但人们被花木兰的孝心打动,将花木兰用‘携子抱孙’的墓葬方式葬在了父母陵墓的前面。”

  大周庄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均有一个水塘,不知何时挖起,也不知作何之用,孝烈将军木兰之墓与孝烈将军木兰父亲魏应汉、母亲魏周氏之墓就隐藏在其中一个水塘之后,墓冢高大,长满了槐树,而此地方圆几百里都没有槐树,有任村长觉得槐树长在那影响美观,便带人去砍树,谁知这树越砍越旺,究竟是何原因,竟无从得知。

  木兰祠的奇闻异事有很多,当地百姓把花木兰当做保护神,传说农历四月初八是花木兰的出生之日,每年此日周边的官府带领乡民前来致祭。岁月流淌,如今这种祭祀发展成了连续十日的香火古会,苏皖鲁豫四省前来烧香拜祭的人最多时候达一日一万多人。

  每年的三八妇女节,医界、警届等单位的巾帼英雄们也会前来拜祭。颇有花木兰气质的程凤华说:“花木兰有五义:大爱、大忠、大孝、大烈、大义,我们当地人对花木兰的敬仰是寻常的,她就像木兰花一样,一直还活在我们身边。”(实习记者 李华锡 通讯员 朱新敏 晴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