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六:走进中原康百万庄园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行走运河的脚步一直没有间断,期间经历了安徽段、河南段和江苏段,至2016年7月将江苏段全部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通济渠段行走结束。为展现考察情况的整体面貌,反应考察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在河南省巩义市康店镇,有一座十七、十八世纪华北封建堡垒式建筑的代表,它就是被誉为全国三大庄园之一的康百万庄园。康百万庄园又名河洛康家,庄园背依邙山,面临洛水,因而有“金龟探水”的美称,与山西晋中乔家大院、河南安阳马氏庄园并称“中原三大官宅”,被誉为豫商精神家园,中原古建典范。

  2016年4月4日,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前往河南康百万庄园,走进这个曾经依靠运河水而富甲一方的庄园,揭开跨越了明、清和民国三个时期,共计400余年的康氏家族发达十二代人的神秘面纱。

康百万庄园房屋建筑。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秉政 摄

  一段康家兴衰的历史往事

  “康百万庄园是康氏家族先祖第六代传人康绍敬建造的府邸。“康百万”是明清以来对康应魁家族的统称,因慈禧太后的册封而名扬天下。”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领队张秉政教授曾考察过江南、山西、云南等省大院及古民居,对地处中原的康百万庄园有着浓厚的兴趣,经过他的介绍,队员们加深了了解。

  明朝初期洪武年间,康家先祖在巩县(今巩义)康店镇洛河边安家。为解决温饱,康家先祖在洛河岸边开了一个小饭馆。寒来暑往,小店逐渐成为河洛一带知名的客栈。后来,客栈所在地被称为“康家店”。

  到了康氏家族先祖第六代传人康绍敬时期,在地方水陆交通、盐业和税务等方面担任要职。

  “本来康家大院就是开一些小客栈,到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便利用洛水做起了水上生意。”在张秉政教授看来,康家生意的不断壮大,与康家的生意头脑、经营理念离不开的,更离不开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

  到了清朝时期,康氏家族在清廷镇压白莲教之际,通过各种手段取得了长达十年与布匹有关的军需品订单,在这之前康家还垄断了陕西的布市。同时,康氏家族又靠造船业发财、靠土地致富,人称“百万富翁”。

  经过康家几代人的不断努力,小小的“康家店”变成了一座占地240余亩、包含19部分的庞大庄园。靠山筑窑洞,临街建楼房,濒河设码头,集农、官、商于一体,有33个庭院、53座楼房、73孔窑洞及房舍1300多间,庭院建筑为豫西地区典型的两进式四合院,兼具园林艺术和宫廷艺术特色。繁盛时期,庄园内的砖厂、木材厂、造船厂人来人往,康家主人足不出户便可满足一切生活所需。

  清朝时期,康家已经是富甲一方,方圆几十里都是康家的田地。随着家族财富的积累,康家在原有庄园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将房舍增加到了山顶,从而构成了这个具有中世纪风格的城堡。

  在康百万庄园,现在还流传着慈禧太后与康百万庄园的故事。根据史料记载,晚清时期的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携带光绪于次年逃离北京前往西安,后又返京,路过巩义康店镇时,被称为“豫商第一人”的康家掌柜“康鸿猷”雪中送炭,向清政府捐资一百万银两。

  慈禧太后一句“没成想,这山沟里还有百万之家。”被广为流传,并赐其为“康百万”的封号,“康百万”成了这个庄园的主人“康氏家族”的统称,因此康家的庄园便成了康百万庄园。

  俗语说“富不过三代”,而康百万家族从第六代康绍敬至第十八代康廷兰,繁荣兴盛400余年。那么康家一直兴盛不衰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张秉政教授给出了答案“他们运用手中的财富,凭借黄河、洛河舟楫之便,搞航运贸易,经营盐业、木材、粮食、棉花、丝绸、钱庄、药材等,可谓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由于清末因各种战乱加上连年的灾荒,康百万家族已没有那么鼎盛了,又捐出去百万两白银,动荡的社会环境自然而然地波及到康氏家族,康家开始走下坡路。随着铁路的修通,水上航运失去了固有的优势,康氏家族的运输业彻底进入衰败。同时康家子弟开始挥霍,不思创业、坐吃山空,伤到了康家的筋骨,民国初年,康家开始由盛转衰,400多年的繁荣与兴盛走向了尽头。

康百万庄园“留余”文化。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秉政 摄

  一座独特的建筑艺术宝库

  康百万庄园庭院建筑基本属于豫西地区典型的两进式四合院,以具有园林、官府的一些特点,各类砖雕、木雕、石雕华丽典雅,造型优美,是华北地区黄土高原封建堡垒式建筑的代表。既保留了黄土高原民居和北方四合院的形式,又吸收了官府、园林和军事堡垒建筑的特点。

  走进庄园,门口巨石上“豫商家园”四个大字仿佛在提示人们:这里,曾经有豫商冠绝全国的辉煌。大门程牌坊的样式,中间有块牌匾上书“河洛康家”。康百万庄园庞大的建筑群仅有一个入口。没有知情认路人带领,陌生人极难找到出口,庄园中的路弯弯曲曲宛如迷宫。

  与绝大部分有钱人家所建的房屋不同,康家庄的建筑风格别具风采。庄园的大门入口可以与古代的城门媲美,入口两侧均有主墙相依。门里还有一个仿照北京长城的了望台而建的居高临下的观景台。进入门里,拾级而上便来到观景台。

  庄园的中心区轮廓全貌保留得近乎完好,书房、厨房、画室等位列其中。康家是个大家族,厨房特别大,以能解决众多人口的吃饭问题。书房挨着厨房,热闹噪杂的厨房和安详静宜的书房互为惠邻。

  康百万庄园还是一座雕刻艺术的宝库,砖雕、石雕、木雕都有极高的水准。建筑物上自房顶屋瓦,下至门窗廊柱,都有雕刻饰件。艺术表现上则采用了透雕、浮雕、圆雕等不同工艺手法,设计新颖,工艺精湛,风格各异。

  走过不同的大小门时,会看到门枕石和柱础上的石刻浮雕,咫尺之间,人物、动物活灵活现,生动传神;碑楼上精美的砖雕图案栩栩如生;屋檐下龙飞凤舞的木雕图案,格调雅秀。显示古代工匠非凡才智和精湛技艺的,当属保存完好的一具华丽檀木三进式顶子床,它雕刻细致入微,纹饰繁缛,据说工匠们花费了1700多个工作日才雕刻完工。

  “庄园里还保存有碑刻、牌匾、家具、古玩、书画、器皿、衣帽等历史文物三千余件,对于研究明清文化、民间风俗、古代建筑等都具有极高的价值。”园内的工作人员向考察组解释说。

  位于康百万庄园主宅区的三院有一组门枕石,是康百万庄园石雕艺术的代表作品。“这对门枕石选用整块青石上下分三层雕刻而成,构图新颖,雕工精湛,人物、动物形象生动逼真、情景交融、栩栩如生。”工作人员引以为豪地说,它以其精细的雕刻工艺和深刻的文化内涵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并且还是我国一级石刻的定级标准,堪称国宝。

  在庄园栈房区前面的牌坊,是约100年前康家向清朝皇帝请旨修建的贞节牌坊,石墩、石柱、石匾各部位均精雕着《二十四孝图》、《渔樵耕读》、龙凤、珍禽异兽等图案。“康百万庄园牌坊原来靠近伊洛河大堤,如今已经深陷在地下,只留上半部分在地上,这个牌坊上面清晰地记录着康氏家族的荣耀。”张秉政教授说。

  康家还保存下来最精美的一张顶子床。它是用金丝楠木雕刻,由十个能工巧匠,耗工1700多个工时,做了将近5年时间才做成的。它采用透雕、镂空雕的雕刻手法,床柱的雕刻,都是竹节型的,象征竹报平安,节节高。这张床的另外一个精妙之处,是可以自由拆卸。它由37个部分组成,通体没有用一颗钉子,完全是铆上去的,相当于我们现在的组合家具。这张床可以说是木雕的杰出代表。

康百万庄园房屋内景。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秉政 摄

  一块匾额与康家的发家史

  “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留有余,不尽之财以还百姓;留有余,不尽之福以还子孙……”

  现存于康百万庄园的这块“留余匾”,为中华名匾之一,它被称为康百万庄园文化的象征、镇园之宝。匾上记载的“留余”思想,不仅是当时康家的传家之训,更是不少人认同的处世准则。

  “留余匾”长1.65米,宽0.75米,是用黄杨木雕刻而成的,悬挂于康百万庄园主宅一座院子里的主客厅内。现悬挂于康百万庄园主宅区一院过厅内,是康家教育子弟的家训匾,也是儒家“财不可露尽,势不可使尽”中庸思想的集中体现。

  “留余”匾造型独特,形似一面展开的上凹下凸型旗帜。上凹意为:上留余于天,对得起朝廷;下凸意为:下留余于地,对得起百姓与子孙。

  康百万庄园保护所所长李春晓在其关于康百万庄园的作品中介绍说,此匾是清同治年间,康百万家族第十五代庄园主康坦园用来训示家中子弟的家训匾。

  匾中书法洒脱奔放,“留余”二字,以篆书写就,稳健遒劲,正文通篇行书。其内容为同治年间翰林牛瑄所题。

  千百年来,“留余”的思想影响了很多人。明朝隐士高景逸说过:“遇事让人一步,自然有周转的余地;遇到财物放宽一分,自然就有其中的乐趣。” 坦园老伯把“留余”二字题于匾额,挂在堂上,就是采用留耕道人的《四留铭》来告诫他的后代子孙。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也有自己的看法。他曾讲过,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

  “一个商人做人有道,生意也自然会兴旺盛隆,这里面“留余”的思想非常重要。它蕴含“全面、协调、可持续”之意,是道与术的统一、知与行的统一,凝聚着深刻的思想智慧。可以说是对如今的国人为人处世,经商入仕都有一定的借鉴作用。”静静地看着这块牌匾,张秉政教授沉思良久。(实习记者 李华锡 通讯员 晴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