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一:扬州运河的开发与保护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考察组一行冒严寒、战苦暑,途径5省2直辖市和30余个地县,至2016年10月底将通济渠、永济渠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全线考察结束。为展现隋唐运河考察的整体面貌,反映考察途中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系列纪实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在中国的版图上,有一撇一捺构成了汉字的“人”字,一撇是东西方向的万里长城,一捺就是南北走向的大运河,它们都是人类劳动造就的巨型线性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勤劳、勇敢、智慧的结晶,是世界文化史上不朽的丰碑。

  如果说静态的万里长城挺起了中华民族的不屈脊梁,那么,动态的大运河则是奔涌成中华民族偾张的血脉。作为隋唐大运河流经的重要城市,水与扬州已经不能分开了,它孕育了扬州城,并滋养了扬州人。

  近年来,扬州作为运河申遗的发起城市,对运河的开发,利用与保护做了非常系统的工作,已经成为了运河申遗城市的样板。2016年6月下旬,“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来到扬州考察,自然不得不学习先进的保护程序,与以利用与开发的宝贵经验。

图为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内景。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与姜师立谈运河的保护与利用

  “姜师立先生作为扬州申遗办的负责人,在运河保护和申遗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考察组今天的拜访一定要有成效,争取得到大运河保护与利用方面的一手的材料,以资借鉴。”

  张秉政教授向队员们介绍道,根据淮北市文物局和扬州市文物局的对接,现在已经联系到了姜师立主任,他将与队员们对话,谈扬州大运河的开发,保护与利用。

  2016年6月27日,在扬州市文物局的办公室,队员们见到了扬州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副主任姜师立,面对着同样的研究问题,他很快就和考察组畅谈起了扬州的运河开发与保护。

  在他的介绍中,队员们了解到,扬州在运河遗产保护方面下足了功夫。2009年9月,扬州在申遗联盟各城市中率先公布并实施《大运河(扬州段)遗产保护规划》。该规划纳入《扬州市城市总体规划》,从而确保各类遗产点、河段不因城乡建设项目的实施遭受新的建设性破坏。”

  2010年以来,扬州先后叫停了仪征市仪征运河“一河两岸”工程、高邮市里运河故道工程等有可能对运河遗产产生破坏的项目。2012年10月1日,扬州正式实施《扬州市大运河遗产保护办法》,成为大运河沿线城市中第一个制定大运河遗产保护地方规范性文件的城市。

  “近年来,扬州先后修缮了汪氏小苑、个园南部住宅群、卢氏盐商大宅等一大批运河遗产;将近百家老企业迁离运河两岸,投资7亿元建设15个防污治污项目;建设了2800平方公里的国家级生态功能保护区——南水北调东线水源区;投入巨资整治改造了整个淮扬运河扬州城区段的两岸环境。”

  说话间,姜师立还给考察组查阅了新闻资料,供大家参考确认。谈及扬州对运河的保护方面,他说道,作为大运河联合申遗的牵头城市,扬州不但把大运河扬州段保护与申遗工作稳步推进,而且为大运河整体保护与申遗作出了积极努力和贡献。

  包括每年举办中国扬州世界运河名城博览会、组织承办一年一度的大运河保护与申遗工作会议等。大运河首批申遗点段包括27段河道和58个遗产点,仅扬州就有7段河道、10个遗产点入选。

  “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没有终点,我们会一直坚持做下去。”姜师立表示,“2011年10月开始,受国家文物局委托,扬州率先建设了大运河扬州段监测预警平台,运用空间信息技术、视频实时监控等手段,给大运河守护装上‘电子眼’,对影响运河遗产价值的各项指标全面监测。

  据了解,2013年,又在扬州段监测预警平台的基础上,开发了大运河遗产监测预警通用平台,并复制到大运河沿线的31个遗产区,并以统一的接口、统一的指标体系,向大运河遗产监测预警总平台上报监测数据,实现了大运河遗产全线的监测预警。”

  姜师立说,作为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扬州在过去的8年身先示范,赢得尊敬。放眼未来,如何继续发挥好牵头城市的作用,引领全线做好运河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已成为扬州人肩头的时代使命和责任。

  在欣喜的同时,他表示,“联合申遗办改名为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继续承担大运河沿线遗产的保护管理协调牵头工作。”

  运河申遗成功后,姜师立的运河保护工作并没有停止。“申遗成功,只是启动了保护利用大运河的第一步,以后的日子里,要确保大运河遗产既能原汁原味保存,又能发扬光大、活色生香,必定是任重而道远。”

  姜师立主任表示,放眼未来,如何继续发挥好牵头城市的作用,引领全线做好运河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已成为扬州人肩头的时代使命和责任。

  对扬州来说,就是要按世界遗产的标准把大运河保护好,在保护与利用中,不但讲究经济效益,更要讲究社会效益,以对历史负责、对世界遗产规则敬畏的态度把大运河保护好、维护好。

  谈话尾声,姜师立说出了他的心声。他希望不要把申遗当作摇钱树,要做好文化传承,保护运河不仅要靠文化部门,更要靠全体人民共同的努力。

  最后,姜师立先生还送给考察组大运河联合申遗办主编的《大运河扬州段保护与申遗知识读本》和《大运河与扬州》书籍,作为交流,供队员们参考,他还介绍考察组去大运河文化展示馆,对扬州的运河文化做进一步的考察。

扬州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副主任姜师立在与张秉政教授讲解扬州运河的保护与开发。 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走进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

  根据姜主任的指引,考察组来到了位于古运河畔康山文化园的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一进展厅,一个水文化墙矗立在大家面前,一个镂空的篆书“水”字竖立在进入大门的正前方。

  据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是在原扬州水文化博物馆的基础上升级改造的,于2013年8月份对外开放。

  工作人员向队员们解释说,此处水文化馆“变身”为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陈展内容也将进行升级调整。考察组看到,展示内容除前言和结语外,主要分为六大部分,分别为“运河演变”“水工遗迹”“名城古镇”“风景名胜”“中外交流”和“保护与利用”。

  原先的水文化博物馆陈列着不少实物,同时制作了部分模型,仅历史上的“运河之桥”,就有10多个模型。据悉,改造而成的扬州大运河文化展示馆,将使用59块展板和31件实物,主要是在原先的陈展内容上进行升级调整。工作人员称,随着展板的调整,新增的实物展品也将各就各位,进一步充实展馆内容。

  记者看到,展馆内布置了流水场景,同时对灯光、室内喷泉进行了维修,而展馆内的众多展板也换上了崭新的内容。在东侧展厅,地上有一条“流淌的河”,弯弯曲曲,宛如千里运河,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潺潺流水。而在河的两侧,则展示了扬州运河上的景点,如东关古渡、文峰寺、高邮南门街等。

  “以前展示的运河沿线其中24个城市,这次也将增加11个城市,这样大运河沿线35个城市都将在这里集中展示,使参观者能够更翔实地了解中国大运河。”工作人员说道。

  在“运河演变”部分有反映扬州大运河历史变迁的背景图片,以及古邗沟故道、仪扬河、邵伯运河故道的照片和实物史料等;“水工遗迹”部分,介绍了刘家堡减水闸、西河船闸、“归海五坝”与“归江十坝”、邵伯古堤、嘉定及广惠二桥、邵伯码头、盂城驿等。

  “名城古镇”部分展示了东关街及东关古渡、邵伯镇、湾头镇、瓜洲镇、射阳湖镇等;“中外交流”则重点介绍了鉴真、崔致远、马可·波罗等历史文化名人。

  “我一定要让孩子们来参观,让他们这一代牢记扬州大运河文化。”60岁的王大妈告诉考察组,他出生于扬州,后来随父亲到外地生活。现在已经退休。而她看到了扬州运河展示馆的丰富多彩,希望下次带自己的孩子来参观。要了解扬州文化,就必须先了解大运河。她仔细地观看了关于大运河的每个器物。在交流中听她说道,“通过参观,我发现大运河跟扬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亲身去游览大运河,体验其中的美景和文化。”

  在第六部分“保护与利用”,展览馆将参与申遗的诸多城市进行了一一排列展示,看到这,张秉政教授匆匆忙忙的走过去一排一排的寻找淮北的身影,在徐州展示区旁边,淮北的名字赫然印在上面,“看到外界的申遗城市对淮北的申遗所做出的贡献这么肯定和认同,让我付多少汗水也值得了。”

  仔细看完介绍之后,张秉政教授意味深长的说道,然后拿起相机“咔嚓”一声,将淮北的展示部分拍了下来,“我要带回淮北去,让我们申遗的同志们高兴高兴,最起码我们做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踏出展示馆,考察组成员依然兴致勃勃,不仅是为扬州的水文化和运河文化的丰富而折服,更为千千万万个为申遗工作而任劳任怨的辛勤工作者而骄傲,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考察组看不到这么好的扬州,看不到运河成功申遗后的今天风貌,也见不到后申遗时代的开发,利用与保护这么好。(实习记者 李华锡)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六:走进中原康百万庄园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七:探源河洛交汇的运河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八:探源“中原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九:走进新郑“祭祖大典”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十:淮河流域的“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一:东方芭蕾“花鼓灯”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二:新郑博物馆与嵩阳书院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三:山陕甘会馆与延庆观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四:说不尽的黑脸包公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五:镇河铁犀与州桥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六:清明上河园与运河博物馆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七:探寻回洛仓与含嘉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八:走进豫菜 聚焦洛阳水席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九:瓜州古渡与古邗沟故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扬州雕版印刷与对外交流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