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二:扬州的盐商历史遗存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考察组一行冒严寒、战苦暑,途径5省2直辖市和30余个地县,至2016年10月底将通济渠、永济渠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全线考察结束。为展现隋唐运河考察的整体面貌,反映考察途中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系列纪实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盐业是中国封建社会关乎国计民生的产业,自古就有“扬州繁华以盐胜”之说。也正是扬州作为全国盐业生产、运输以及管理的中心,扬州盐商集团逐步形成,于是四方“富商大贾,鳞集麋至”扬州业盐,两淮盐商集团开始形成。

  盐商与运河文化的关系不言而喻了,盐商们也是通过运河这条南北的经济命脉而发家致富,最后富甲一方。目前,扬州市区相关盐商文化遗迹有四五十处之多,堪称全国之冠。

  独步中国的盐商园林,全国仅存的海盐盐宗庙、富丽堂皇的盐商深宅大院,依然再向人们诉说着盐商这一特殊群体千百年的风流,诉说着扬州这座城市盐商文化的辉煌历史。而在扬州,作为大运河的流经的城市,作为盐商住宅的遗产点就有不少。2016年6月28日,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对扬州的盐商历史遗存进行了探寻,重点考察了个园,卢氏园林,盐宗庙等文化古迹。

图为个园主建筑内景。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个园

  作为行走隋唐大运河重点考察对象,对大地风貌和文化遗产点也是非常重视。在历史名街关东街中,个园就坐落在东关街的街尾处。个园也自称中国四大名园之一,这座清代扬州盐商宅邸私家园林,以遍植青竹而名。

  它是一处典型的私家住宅园林,全园分为中部花园、南部住宅、北部品种竹观赏区。从住宅进入园林,首先看到的是月洞形园门,门上石额书写“个园”二字。园门后是春景,夏景位于园之西北,秋景在园林东北方向,冬景则在春景东边。

  “看到这里的山山水水真是感受到了江南园林的意趣,在北方还真的没有,我得在这里多参观几天,有水有灵气,真是个好地方”。来自北京的单强是位公务员,经常出差的他也不是太多来南方,这次来扬州旅游看到个园中的假山和湖水后十分欣喜。

  从个园正门进入不远,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竹林。?“扬州盐商不仅富甲天下,而且在艺术上有一定造诣。其构思奇巧,标新立异,特色鲜明,追求形式美,充分体现了人对环境美的进取精神。”

  领队张秉政教授说,黄至筠的五个儿子个个饱读诗书,其中二儿子黄奭更成为一代清代辑佚大家,他本人也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这就是个园名字的由来,如今个园内‘万竹园’依旧是扬州城内最佳赏竹处。现有竹60余种,近2万竿,不乏稀有品种,如龟甲竹、方竹等。”

  穿过竹林,是一条由桂花树枝叶交错的林阴小径。丛书楼、黄家厨房、楠木厅、清美堂、汉学堂……黄氏盐商住宅轮廓慢慢一一展现,尽显一代盐商家居生活的奢华。

  据介绍,个园住宅按照“禄、福、寿”主题,由东、中、西三路建筑组成,前后各三进,各路建筑间以火巷相隔。整体建筑群规模宏大,按照中国传统的“九宫格布局”建筑样式修建,占地35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

  “黄家的餐厅金丝楠木厅是扬州保存较为完好的楠木厅,楠木千年不朽,万年不腐。采用如此粗大的楠木作为大梁,完全是主人家丰厚家资的写照。”

  建造个园大约花费了20年时间,耗银600万两,相当于当时江苏省一年的赋税。清代李斗在《扬州画舫录》中写道:“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园亭以叠石胜。”个园叠石以分峰用石为特色,叠出独一无二的四季假山。

  从春山月洞门欲入,看到门外一幅别开生面的竹石图。春山以贴山、围山、点石等手法构成了一幅?“十二生肖闹春图”;夏山用石讲究,每一块石头都体现出“瘦、皱、漏、透、秀、丑”的赏石特点;秋山用黄石叠成,用石泼辣,气势磅礴,植物以枫为最多,一经秋霜,叶尽深红;冬山用宣石以掇山、贴山、围山三种手法垒叠,构思最为精巧、独特,是最富创意的一景。

  假山之中,是个园最大体量的建筑抱山楼。自此,中国园林谈到叠石艺术必定会提到个园的四季假山。

在扬州运河文化展示馆的后面,就坐落着卢氏盐商住宅。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卢氏盐商住宅

  在扬州运河文化展示馆的后面,就坐落着卢氏盐商住宅。卢氏盐商住宅始建于清光绪20年,是扬州现存规模最大的盐商住宅建筑,也是反映扬州盐文化的重要遗迹。自今年修缮一新后,卢氏大宅已成为古运河整治改造精品段中的点睛之笔。

  卢氏盐商住宅坐落于康山文化园旁,临街朝南的大门气派而考究。门楣上的砖雕异常精美,虽经沧桑岁月,但仍可辨出砖雕上神态各异的人物活泼灵动,栩栩 如生。

  置身其中,淮海厅、兰馨厅、涵碧厅、怡情楼,厅厅相连,厅堂阔大,可设宴百席,气派非凡。漫步宅内,从第一进到第四进,天井两侧分布着小型花园, 假山、花草、布局风格各异,构思精巧。深入后院,意园里盔顶六角亭、石船舫、水池等相映成趣。

  进门之后继续往里走,庆云堂、淮海厅、兰馨厅、盐德厅……厅厅相连,气势非凡。正因为卢宅整个建筑高敞宏大,装修多为楠木,木雕、砖雕雕琢精湛,木雕、砖雕与装修、墙面、地面巧妙结合,交相辉映,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价值,是晚清盐商豪华住宅的代表。

  从住宅继续往后面走,很快能看到后花园“意园”。园内盔顶六角亭、石船舫、水池等相映成趣,园内最后端是藏书楼,雅致幽静。藏书楼西侧有遗存百余年老干紫藤,繁枝茂叶,遮天数十平方米,给人另一番视觉享受。

  据了解,卢绍绪长子卢晋恩曾赴日、美、法、俄等多国,次子卢粹恩也曾留学日本,他们都与南通张謇相识,受当时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思想和张謇创办新学的影响,1906年,在卢宅创办了扬州速成师范学堂,在后园创办了译学馆。

  “当时所用教材有《天演论》,教学设备有还有声光电化各科仪器、人体肌肉骨骼解剖模型、矿石和植物标本等,可谓先进。”韦明铧说,从创办新式学堂,到扬城第一家翻译馆,说明当时的扬州盐商就想走出扬州,走向世界……

  ?“卢宅前后进深达百余米,占地面积6100多平方米,是反映 扬州盐文化的重要古迹。从外表看古宅青砖黛瓦与一般住宅无异,但置身其中,一种“藏富不露”的恢宏之气扑面而来。后来经过修复,不但古建筑获得了新生,往日盐商的富庶也得以重现。”看到卢氏住宅庞大的院落,考察组领队张秉政教授发出了感叹。

  盐宗庙

  扬州盐宗庙在扬州康山街。扬州虽是一座因盐而兴的城市,但盐宗庙的建立并不很早。清同治元年(1862),时任两淮盐运使的乔松年在泰州以六百缗钱购买画家顾坚之别墅,易名“小香岩”,后来又在其西侧将原明珠禅院改为“盐宗庙”,再把两者合并一处,建大门三楹、左右翼墙各一门。

  次年落成,乔松年亲撰《新建盐宗庙记》一文,镌碑嵌于庙内壁间。这就是中国南方,也是两淮盐区的第一座盐宗庙。

  据《光绪江都县续志》卷十二载:“盐宗庙,在南河下康山旁,祀夙沙氏、胶鬲、管仲。同治十二年(1873),两淮商人捐建。” 《民国江都县续志》记之。关于盐神庙或者盐宗庙,在曾仰丰先生的《中国盐政史》一书里并无记载。

  在郭正忠先生主编的《中国盐业史》里,也只简单地提到,早在赵宋以前河东解州建过盐宗庙,然后就是清代的泰州建过盐宗庙,却并未提到扬州。

  盐宗庙也不过是两进院子,站在盐宗庙门口,就能看见庙内供奉着三位历史上与盐有关的重要人物:夙沙氏、胶鬲、管仲,他们被尊为“盐宗”。背景画面为两淮煮海为盐图说,画面波涛汹涌的海浪,气势恢宏,金碧辉煌,主题分为煎盐图说、南盐厅图说、筑丼铺池图说等。

  建立盐宗庙,扬州并不是最早。1936年出版的《中国盐政史》曾记载,“全国盐宗庙,仅自贡、扬州、泰州三处。”但同时供奉三位盐业始祖,仅此扬州盐宗庙。?

  据介绍,夙沙氏是最早煮海盐的始祖;胶鬲是最早的盐商;管仲是最早的盐官。而记者感兴趣的是,三位盐业始祖似乎都出自山东半岛,却在扬州扎下了“根”。

  2007年4月6日,盐宗庙迎来了夙沙氏、胶鬲、管仲三位盐业始祖新的雕像,雕像每尊重约3吨、高约2米,神态栩栩如生。这3尊雕像由河北的能工巧匠用当地的汉白玉,历时两月打造而成。

  在盐宗庙祠堂,记者注意到,祠堂屋顶大梁、山板上绘有大量的彩绘,彩绘图案多是花卉、山石、动物和昆虫。

  “盐宗庙彩绘用色以青、蓝、红、绿、白为主,是典型的北方风格的清式彩绘,如此大面积的清式彩绘完好地出现在古建筑遗存中,在扬州还是第一次。”申遗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扬州地处南方,因多雨潮湿,建筑装饰多以木雕为主,鲜见彩绘这种表达形式。

  盐宗庙的第一进院子为曾公祠,为何盐宗庙又被称为曾公祠?原来,清朝晚期重臣曾国藩先后担任过两江总督兼盐政、钦差大臣、直隶总督等职,曾国藩去世后,朝廷下达旨意,可在他任职过的地方为之建专祠。当时扬州的地方官员就将原盐宗庙改祀曾国藩,因此,盐宗庙也被后人称为曾公祠。

  盐商的奢华的追求也导致整个扬州城人的价值观的倾斜,奢靡的生活并没有依存多长的时间,然而历史的车轮一直向前,经过盐制改革、连年战乱,大量的盐商住宅被荒废、焚毁,或拆卖,扬州盐业开始由盛转衰。

  然而,成也盐商,败也盐商。考察组告别了盐商的建筑,感慨良多,大运河流经的这片土地曾经是一度如此繁华,而如今,盐商的影子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的住宅依然屹立在大街小巷中,它们的兴衰也伴随着隋唐大运河的沉浮将永远记载在史册中。(实习记者 李华锡)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六:走进中原康百万庄园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七:探源河洛交汇的运河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八:探源“中原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九:走进新郑“祭祖大典”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十:淮河流域的“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一:东方芭蕾“花鼓灯”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二:新郑博物馆与嵩阳书院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三:山陕甘会馆与延庆观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四:说不尽的黑脸包公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五:镇河铁犀与州桥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六:清明上河园与运河博物馆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七:探寻回洛仓与含嘉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八:走进豫菜 聚焦洛阳水席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九:瓜州古渡与古邗沟故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扬州雕版印刷与对外交流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一:扬州运河的开发与保护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