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六:永济渠首溯运河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考察组一行冒严寒、战苦暑,途径5省2直辖市和30余个地县,至2016年10月底将通济渠、永济渠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全线考察结束。为展现隋唐运河考察的整体面貌,反映考察途中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系列纪实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一部黄河治水史,同时也就是劳动人民与天与地奋斗的历史。如果将中国的历史比作是一座书库,黄河可以称得上其中的一本大书,而千百年来的治水史则在书中需要大写特写。

  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孕育了中华文明,使得中华文化生生不息,中华文明代代相传;同时,黄河也给数以万计的人民带来灾难,黄河决堤,所到之处哀鸿遍野,生灵涂炭。

  沁河是黄河的支流,与黄河交汇后成为卫河,现在的卫河古为白沟,是曹操在黄河故道——宿胥故渎基础上疏浚而成。后隋炀帝开挖永济渠,引山西省东南部的沁水南达黄河,北通涿郡,因发源于春秋之卫国地,故名卫河。黄河与沁河交汇处,成为了隋唐大运河永济渠的渠首。

  2016年9月29日,作为行走隋唐大运河永济渠的第一站,考察组探寻了永济渠渠首沁河口,找寻曾经因运河而兴、运河而废的荥阳故城。

  诚然,黄河是一本大书,若了解黄河文化必先知其历史,了解它的发展和变迁。带着对运河的敬仰与虔诚,考察组第一站来到了位于郑州市州花园路与迎宾路交叉口的黄河博物馆,找寻中华文明在黄河水中流淌的痕迹。

位于河南武陟县嘉应观乡境内的沁河左堤和黄河左堤交汇处的沁河口。在一条小道的旁边,一座高达的石碑立在路旁,上面写着沁河口的标志和介绍。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黄河博物馆中品味中华文明

  走进博物馆展厅,考察组成员就被序厅的大型黄河壶口瀑布油画所震撼了。画面的正下方还有一个序言石:“没有黄河,就没有我们这个民族。”毛泽东主席的几个金灿灿的大字刻在上方,像是在向参观者们讲述黄河与中华民族的重要关系。

  “参观博物馆前,先请您看一段黄河的全景展示宣传片。”说着,工作人员指引着考察组来到了黄河全景展示厅内,灯光一暗,眼前的屏幕遍对黄河进行了展示,而脚下钢化玻璃下的全景展示也准备就绪,随着宣传片的讲解,脚下的虚拟黄河地形就开始闪烁起来,立体化的展示着实让考察组成员叹为观止。

  “现如今博物馆利用声光电技术将黄河的历史进行全方位的展示,这确实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为黄河博物馆点赞。”参观完黄河全景展示厅,张秉政教授满怀喜悦地说。

  在博物馆内进行参观时,考察组了解到,黄河是贯穿黄河博物馆陈列的主线。博物馆也是由流域地理、民族摇篮、千秋治河、治河新篇、人水和谐等几个篇章组成。

  不同展区又分为不同单元,集中展示了黄河的形成、悠久黄河文明发展历程及灿烂的黄河文化,以及中国古代及近代黄河水患灾害、治理方略、治河技术及漕运灌溉的发展演变。新时期黄河的治理成效等。

  在馆中,考察组还看到了为宋代黄河堤防分段管理作为重要实证的埄堠碑、详细绘制了万历年间河南、山东、南直隶修筑堤防的情况的《河防一览图》,为研究清代黄河中下游黄河河防工程重要的文献资料的《中原治黄图》,为考察组的下一步考察提供了一份殷实的资料,也让考察组成员们对黄河历史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展馆内容太丰富了,黄河博物馆不愧是弘扬黄河历史文化,传播水利科学知识,宣传人民治黄成就,树立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的重要场所。要了解运河文化,必须先了解黄河文化。”参观完黄河博物馆,张秉政教授强调着说。

博物馆从事运河监测管理人员王浚在与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张秉政教授交流。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因运河而兴衰的荥阳故城

  参观完黄河博物馆,考察组马不停蹄的赶往荥阳故城。“要想找到荥阳故城,咱们先要到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走一趟,那里会给我们答案。”

  在考察组领队张秉政教授的引领下,车子很快开到了位于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的郑州市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博物馆的华真主任接待了考察组。在得知考察组进行隋唐运河文化考察后,馆领导打破了闭馆装修不接待的规定,欣然为考察组成员介绍了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的作用。

  华真主任介绍说,郑州市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主要承担荥阳故城、汉代冶铁遗址、纪信庙、荥泽县城隍庙以及古荥地区其他重要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科学研究和宣传展示等工作。2013年起又承担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通济渠郑州段”16公里河道和4公里汴河遗址的保护展示及档案、监控、监测、巡护等日常管理工作。

  在该博物馆从事运河监测管理人员王浚的带领下,考察组先来到了战国荥阳故城西城墙中段遗址。在保存完好的5公里长的荥阳故城城墙遗址处,王浚介绍,郑州荥阳故城是隋唐大运河的发源地,荥阳故城是一个应大运河而生的城市,从春秋到秦汉时期,荥阳故城是中原地区最大的城市。

  “城内面积有3.36万平方公里,兴盛时常住居民有8万至10万,仅附近的冶铁场就有1万人。”王浚说。

  冶铁场遗址位于荥阳故城西城墙西侧约150米处,总面积约12公顷,是汉代河南郡铁官管辖的第一冶铁作坊,如今已成为古荥汉代冶铁遗址博物馆。“它建在运河旁,便于运输也便于政府管理。汉武帝在全国设置铁官49处,河南有冶铁作坊多处,这是迄今为止发掘出土现存最大的冶铁炉遗迹,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冶铁炉。”

  王浚介绍说:“据史料记载,当年刘邦和项羽为争夺天下而被困在荥阳城,危机之际,刘邦下属纪信挺身而出,假扮汉王诳楚,刘邦才脱险而逃,满城百姓免遭塗炭,而纪信却被项羽火焚致死。”对于荥阳故城的发掘与保护,早在上世纪60年代前后,当地文物单位曾多次进行考古调查和发掘。

  根据调查,城内东北为粮仓,东部高地属官署,南部为居民区。同时在故城内发现了古代房基、夯土台、水管道等城市建筑设施,“荥阳故城城墙保存较好,城内外大部分为农田,未造成严重损坏,是研究中国秦汉历史和军事史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王浚说。

  荥阳在历史上是水运枢纽,更是历史上富冠海内的“天下名都”。史料记载,战国时期,魏惠王开凿鸿沟运河,从荥阳故城北引黄河水到魏国国都大梁。

  秦统一全国后,全面疏浚战国时期设置的运河障碍,鸿沟水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后期大规模的冶铁中心所需的原料输入和产品输出都是靠水路运输完成的,这对荥阳故城的水运发展起到了推动和促进作用。汉平帝时,作为鸿沟运河天然水柜的荥泽淤平,这对荥阳故城的水环境产生了严重影响,同时黄河不断南侵,浪荡渠严重淤塞,以荥阳故城为中心的鸿沟水系受到冲击。

  东汉末年,黄河南侵,鸿沟运河体系遭到破坏,同时由于军阀割据,长期战乱使得东汉政权已无暇整治运河的淤塞,荥阳故城的水运也随之衰落。

  “荥阳故城因运河而兴,也应运河而废,实在是令人可惜。”站在古老的城墙边,眺望远方,张秉政教授感叹道。

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领队张秉政教授在馆内进行拍摄。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永济渠渠首溯源

  考察完荥阳故城,考察组决定到永济渠的渠首沁河口一探究竟,经过多方打听,考察组终于在河南武陟县嘉应观乡境内的沁河左堤和黄河左堤交汇处找到了沁河口的踪迹。在一条小道的旁边,一座高达的石碑立在路旁,上面写着沁河口的标志和介绍,道路下方便是当地的名寺——白马泉寺。

  根据碑文介绍,考察组了解到,解放前,沁河决口泛滥,灾害频繁,历史记载,从三国魏景初元年(公园238年)到1947年的一千七百多年里,沁河决堤290余次,受灾村庄120余处,灾民20余万,给沿河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建国后也多次决堤,政府对黄河沁河的治理也一直没有间断,两岸堤防修整了1616公里,堤距宽800至1200米,险工47处,坝、垛、护岸752座,沁河防洪系统已经初具规模。

  在附近的村民口中得知,这里曾经曾多次遭受黄河决堤,导致生灵塗炭。在沁河口的大堤上,至今还能看到政府为了防汛准备的防汛石料。“只要黄河一决堤,上级就让我们砸开防汛石,将石头垒在堤口,就能减轻一些灾害。”一村民向考察组说道。

  结束完沁河口的考察,考察组又赶到位于修武县探寻运河遗产点南关桥和胜果寺塔。经过多方打听,考察组在修武县圣果寺小学旁的街道处找到了南关桥的踪迹。

  在一处街道的十字交叉口,当年“运粮河”(即运河)南关桥就坐落在这里,拱形石桥如今充当连接桥下河水两岸的纽带,而在桥附近也未能寻见到当地政府和文化部们立的石碑,问寻周边市民,更是对南关桥的历史浑然不知。

  而当考察组赶到胜果寺塔时,更让考察组成员啼笑皆非的是,整个古塔孤零零的矗立在圣果寺旁,旁边并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甚至周边商户在塔基上晾晒衣物。

  “塔原是在圣果寺的院墙里面,政府在规划时将塔规划在寺外,原来四中的建筑现在也租赁给了附近的商家。”考察组采访到了附近的居民,却得到了如此的答案。

  这座曾建于宋朝的河南省第一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像是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矗立在修武县的历史长河中。周边嘈杂的商贩叫卖不停,朗朗的圣果寺小学孩子们的读书声,已经和这座古老的宝塔融为一体了,它已经成为运河兴衰的陪伴者。

  “面对千年古塔,彼时彼地,张秉政教授心生感慨,他和队员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以举国之力,运河申遗成功了。我们一行刚刚走完了通济渠,现在又沿着运河古道行走永济渠,看来大运河的现状并不令人乐观。记得文学大师老舍之子全国政协委员舒乙考察运河说得好,最应该做的还是管理,现在很大的问题就是重申遗、轻保护、轻管理。舒乙先生言之谆谆。”(实习记者 李华锡)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六:走进中原康百万庄园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七:探源河洛交汇的运河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八:探源“中原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九:走进新郑“祭祖大典”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十:淮河流域的“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一:东方芭蕾“花鼓灯”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二:新郑博物馆与嵩阳书院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三:山陕甘会馆与延庆观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四:说不尽的黑脸包公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五:镇河铁犀与州桥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六:清明上河园与运河博物馆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七:探寻回洛仓与含嘉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八:走进豫菜 聚焦洛阳水席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九:瓜州古渡与古邗沟故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扬州雕版印刷与对外交流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一:扬州运河的开发与保护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二:扬州的盐商历史遗存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三:大运河与隋炀帝、朱自清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四:扬州美食与东关街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五:“东方庞贝”泗州城遗址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