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七:探寻运河遗产合河古桥

  编者按:2013年9月份,“行走隋唐大运河”大型文化考察活动在“运河名城”安徽淮北悄然兴起。考察组以“走运河,话两岸,溯历史,展风情,看变迁”为宗旨,力求按照“世界遗产点、大地风貌、市井生活和民俗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四位一体的考察,将运河进行全方位展示。三年来,考察组一行冒严寒、战苦暑,途径5省2直辖市和30余个地县,至2016年10月底将通济渠、永济渠考察完成,隋唐大运河全线考察结束。为展现隋唐运河考察的整体面貌,反映考察途中的人文历史情怀,本网特录系列纪实报道于此,以飨读者。   

  新乡县合河镇,即大清河与小清河相汇之处,地处豫北平原,卫河、共产主义渠越境而过。作为隋唐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卫河航运联系着中原政治中心——洛阳和北部京津地区的漕运,沟通了黄河、海河等水系,是古代漕运的一个重要环节,该处也成为了豫北较为重要的商贸集散地。合河村合河古桥已经成为运河的坐标,它已经在这里沉睡了400多年。

  2016年9月30日,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一行赶赴新乡县合河古桥,探寻因运河而兴衰的古桥的前世今生。

在这里经营店铺10几年的老板朱国新在与行走隋唐大运河考察组进行交流。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经济助推老城发展 重抓环境污染成重点

  一大早,考察组就驱车赶往合河村,在通往村子的路上,通过贾桥工业区,“高瞻远瞩、共铸辉煌”八个大字挂在工业区的牌子上,路旁街道整齐划一,干净整洁,路两旁分布着线材厂、扎丝、铅丝厂,不少货车停靠在路两旁等在装货卸货,一片忙碌的景象。

  路两旁的墙壁上的标语吸引了考察组的注意,“衣服脏了可以洗,汽车脏了可以洗,水脏了怎么办?”“谁污染了水,谁就是犯罪!”这些标语像是一个个警钟挂在各个工厂的大门上,时刻警示着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不要忘了保护环境,保护水资源。

  考察组了解到,新乡市是著名的工业制造基地,以制冷、生物与新医药、电池及新型电池材料、特色装备制造、煤化工、汽车及零部件等六大战略支撑产业,七大产业集群发展迅猛,拥有国家级新乡高新技术开发区、国家级新乡经济技术开发区(新乡工业园区)、5个省级以上工业园区和13个省首批产业集聚区。

  而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新乡部分地区水资源污染严重,特别是在工业区等地。近年来,政府抢抓环境污染、水资源污染等,通过标语宣传等综合治理措施增强工业园环保意识。“看到一片忙碌景象,路两旁的标语触目惊心,可见预防和治理工业区的水污染是多么重要啊!”坐在飞驰的车里,看着路两旁的景象,张秉政教授感叹说。

通往村口的河里,青苔密布,还散发着一股股恶臭气味。过往的车辆也是加速通过。张秉政教授拍完照片看着河流不禁的感叹。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昔日运河故道 如今污染严重

  史料记载,合河古桥位于距新乡市区西6公里的新乡县合河村北门外,跨卫河之首。地处太行山前洪积扇和黄河、沁河冲积平原之间的交接洼地,因百泉河、小丹河会流于此而得名。

  历史上,合河桥从明至建国前曾是豫北地区重要的交通主干道,桥的下游约十五里分别有卫河码头及仓储,是大运河运输系统的组成部分。

  经过十分钟的路程,考察组的车子停在了合河村的村口,一个巨型展架挂着合河村欢迎您的标语,两旁的道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行,车子碾压过的道路尘土飞扬,路两旁的标牌也挂上了一层厚厚的泥装。

  通往村口的河里,青苔密布,还散发着一股股恶臭气味。过往的车辆也是加速通过,路旁的商贩已经避开河岸,在村口几百米远的空地上摆起了摊位。

  在村口的一家商店内,考察组采访到了已经在这里经营店铺10几年的老板朱国新,他告诉考察组,通往村口的这条河就是古运河河道,自己从小也是在村里长大。“小时候还在河里洗澡呢,里面还有鱼,大得很。”

  朱国新说,自己今年已经60岁,早在四五十年前水还是很清澈。过去合河村是个码头,水路交通发达,很多酒店和宾馆也在这里发家致富,由于交通发达,商贸云集,也引来了很多土匪强盗前来光顾。

  “过去非常繁华,还有运盐盐道从这里经过,现在水都污染了。”朱国新说回忆说,早年间水还能够流通,近年来附近工厂运营之后水污染严重,垃圾遍布,导致河水污染,垃圾堵塞河堤,河水也变成了死水。

  说起合河村的由来,老人说道,很早以前此地是有几条河道经过,河道附近分布着几户人家,后来河道慢慢填充直到消失,政府将两岸并成一个村庄,取名合河村。“就是把几条河合在一块的意思。”朱国新说。

  目前村里有8000多口人,村中多为朱姓村民。合河古桥也成为村里的标志,成为合河村的骄傲,现在也批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朱国新的指引下,考察组驱车顺着古运河道前往合河古桥,越往前走,路两旁的商户更加稀疏,像是在诉说着曾经运河流淌的繁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桥旁虽然立有危桥的标示,但还是有不少车辆从墙上驶过,大道机动三轮,小到自行车、电动三轮车,不少老人和小孩也从桥面上经过,甚是危险。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 李华锡 摄

  超400岁运河古桥无人管理 杂草丛生

  几分钟的车程后,考察组在一个十字路口下了车。眼前的景象却令考察组瞠目结识。

  道路一旁坐落着合河村卫生院,就在卫生院的正对面,一座拥有400多年的合河古桥静静地矗立在河床上,桥旁虽然立有危桥的标示,但还是有不少车辆从墙上驶过,大道机动三轮,小到自行车、电动三轮车,不少老人和小孩也从桥面上经过,甚是危险。

  “危桥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车从上面过?”记者询问了桥头的商店,商店老板表示通往河两岸的通道属合河古桥最近,若是选用其他通道则需要走很远的路绕行。“大家都是侥幸心理,这桥一时半会也塌不了。”一村民说。

  考察组观察到,合河古桥为一座七拱青石桥,拱桥采用框式分节横联式券法叠砌而成,较为规整。卫河在此段为由西向东流向新乡市区,石桥为南北走向,桥长47米,宽6.5米,高6米,桥中间拱最大,两侧拱逐次减小,券脸石间以铁活嵌牢,表面雕刻有两道装饰弧线,中间三拱的中央券脸石雕刻有吸水兽,较为精细。上下游均砌出分水尖。

  据资料记载,桥面中间铺有2.1宽的条形红石,两侧有粗壮的条形栏杆,朴实大方。合河桥形体巨大,古朴壮观,气势恢弘,结构严谨,保存完整,为豫北地区少有的大型石拱桥,是研究明代石桥的珍贵实物资料,对研究明代建筑史、美术史、科技史都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2006年6月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而在现场,考察组看到了并非资料记载那样。在桥面上,到处是坑坑洼洼,桥面两旁并没用保护措施,只用了几块石头横七竖八的摆放在桥面两旁充当护栏,而桥体整体稍微倾斜,支撑桥体的石墩也有的已经破损或出现裂纹,有的石砖之间衔接为空隙,并没有水泥浇灌。

  桥下也是一副狼狈的景象,杂草丛生,一个排水管在桥头下方将污水排入到卫河中,桥头下也是垃圾遍地,桥底下的河道基本被污泥堵塞,长满了青草,已经成为了一片死水。

  多方打听下,考察组找到了位于桥头南段的合河古桥保护管理办公室,一个不大的小屋里面发出机器运作的生意,一个小门开口向西,大门紧锁,旁边挂着保护管理办的牌子。而另外一个朝南的房屋则是用作玉米脱皮生产件,不少村民在屋前晾晒玉米和毛豆。

  “这就是个摆设,里面没人,就挂个牌子,没见人来过。”一位村民向考察组说道。两年前运河申遗时这里曾经整治了一番,但此后便没了动静,也未看到相关部门出面管理。

  “这是出村的必经之路,该好好修修了。”一位姓朱的村民介绍说,没到下雨,桥面泥泞不堪,而且很多积水在桥面上积存,不少小孩也在桥面上嬉戏打闹,非常危险。“有人因为下雨路滑摔到桥下,有一个当时就死了。”村民说。

  反映没用,电话不接,含糊其辞。村民们争相诉说着苦衷,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尽快修葺古桥,以来是方便交通,二来让古桥焕发生机。

  在古桥旁的一堆杂草丛中,隐约还能看到世界运河遗产的纪念碑,已经大部分被枯藤和杂草包围,考察组拨开杂草,世界遗产——中国大运河的纪念碑便露了出来。

  根据碑文记载,中国大运河新乡段为隋炀帝大业四年(公元608年)兴修的隋唐大运河永济渠之一段,北宋称为御河,明初后称卫河,至20世纪60年代断航,通航约1400年。

  历史上该段运河一直是华北平原上沟通南北的重要水道,隋、唐、北宋时期是向北部边防运输军队以及军需物资的主要干线,元、明、清时期又作为京杭大运河的辅助通道,向北京漕运粮食和建材等物资,在维护国家统一、巩固北部边防、促进区域经济文化交流、农田灌溉等方面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卫河今天仍是海河水系的重要支流,同时在农田灌溉和泄洪排涝方面仍发挥着重要作用。今新乡市大运河包括主线卫河及其水源小丹河、百泉河。小丹河自焦作市流入新乡市境,至合河闸与百泉河汇流为卫河。新乡市大运河主线(卫河)全长约75公里。

  “时代变了,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也在变,大运河昔日的繁忙景象也不可能完全恢复了。但是大运河里这样的著名的古桥可是珍贵的文物,应当好好地保护。应当在古桥附近建立生态保护区,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份宝贵的记忆。”张秉政教授立在桥头端详良久。

  古河穿城过 老城出新韵

  结束完合河古桥的考察,考察组一行来到新乡市区,参观了平原博物馆,在其中感受运河文化带给这个城市的繁荣与发展,以及沉淀的历史与沧桑。

  在博物馆周边,一条清澈见底的“卫河”展现在考察组成员面前,整条卫河穿城而过,两岸绿柳夹道,水波荡漾。伴随着这座古老文明的城市繁荣发展,经久不息。

  走在秀丽如画的绕城而过的新卫河,考察组成员相视而笑。继续赶路了。(实习记者 李华锡)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一:探寻古韵悠扬的运河名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揭开柳孜运河遗址的神秘面纱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三:找寻古色古香的临涣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四:走进“卞水咽喉”宿州城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五:闵子祠中话“忠孝”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六:探秘泗县地面的“活运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七:探寻泗县霸王城与释迦寺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八:钟馗、虞姬与灵璧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九:名扬天下的“灵璧奇石”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探源灵璧花石纲与垓下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一:探寻萧县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二:宿迁的运河民俗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三:探源商丘运河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四:找寻商丘运河人文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五:拜谒阏伯庙与木兰祠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六:走进中原康百万庄园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七:探源河洛交汇的运河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八:探源“中原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十九:走进新郑“祭祖大典” 

  行走隋唐大运河系列纪实二十:淮河流域的“庙会文化”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一:东方芭蕾“花鼓灯”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二:新郑博物馆与嵩阳书院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三:山陕甘会馆与延庆观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四:说不尽的黑脸包公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五:镇河铁犀与州桥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六:清明上河园与运河博物馆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七:探寻回洛仓与含嘉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八:走进豫菜 聚焦洛阳水席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二十九:瓜州古渡与古邗沟故道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扬州雕版印刷与对外交流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一:扬州运河的开发与保护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二:扬州的盐商历史遗存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三:大运河与隋炀帝、朱自清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四:扬州美食与东关街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五:“东方庞贝”泗州城遗址 

  行走隋唐大运河纪实三十六:永济渠首溯运河

责任编辑:王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