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河南大学生走进留守儿童:哭泣不是为了得到糖果

  中国青年网新乡7月14日电(通讯员 肖琴 宁璟 马寅聪)有这样一群孩子,明明有父母却无法撒娇,明明住在家中,却总是缺少家的温暖,他们就是留守儿童,有人说“留守儿童是有父母的孤儿”。为了关注留守儿童问题,7月3日,河南科技学院“情系三下乡”报道实践团来到延津县魏邱乡前大柳村最东头有着四个留守儿童的刘家。

  当记者跟随在村中偶遇的刘家大孙女八岁的章章一起来到她家时,引人注目的是家门旁边的有些瘦弱的白狗,它在大门旁一个用蛇皮搭的矮小的棚子里对着记者一阵狂吠但它脖子上的铁链遏制住了它前进的步伐,章章的奶奶从院子里出来热情的邀请记者进院子中坐坐。

  刚进入院子,八岁的章章快步跑向两个没有穿衣服的小男孩儿和一个穿着碎花裙的小女孩儿,将手中记者刚刚给她的小零食分给他们,奶奶看到这一幕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这天儿太热了,给两个男娃穿上衣服,他们过会儿自己又脱了。”说完这话奶奶转身进屋去为记者拿板凳。

  

刘家院子门口的白狗。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宁璟 摄

  八年来的日常

  坐在去年新建的院子大门口,奶奶开始同记者聊起了她的四个孙辈。大孙女章章今年八岁在上小学一年级同五岁的二孙女玲玲一样是她和老伴一手带大的“刚生下来小小一点儿就来到俺们旁边,可乖,不闹。”

  说罢看着依旧因为热不愿意穿衣服同为三岁的孙子珂珂和金金,“这俩就不一样了,这俩在他妈身边呆过一年,有时候总是哭着要妈。”就这样从八年前起刘家老两口的院子里开始,日复一日地出现孩子们的哭声和笑声。

  每个月的联系

  当记者问到孩子的父母在哪工作时,奶奶有些复杂的对着记者说:“一直在打工,但地方总是会选择离家近一点儿的。方便隔段时间能回来一次。”

  当问到她的孩子们上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时,奶奶眯着双眼思考两三秒后,肯定地回答道:“上个月初五。”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孩子回来的时间,因为这不仅对她的孙辈很重要对他们老两口来说也很重要。

  聊起抚养这四个孙辈日常生活时,奶奶欣慰地表示孙女章章和玲玲十分懂事,从幼时起就几乎没让他们操过心,还经常照顾弟弟给他们老两口帮了很多忙。而两个小孙子珂珂和金金却经常哭闹,要买糖和玩具,“恁瞅瞅他俩的牙,可不敢给糖吃。”奶奶说。

  当记者问到孩子们跟父母熟不熟时,她回答:“他们也想娃啊,差不多两个月就回来一次。平时只能打手机,还是挺熟的。”

  

看着记者的镜头金金稍有戒备。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宁璟 摄

  常听到的哭声

  这时三岁的珂珂撕不开零食急得哭了起来,奶奶忙起身边将零食递给孩子的爷爷来撕,边对着记者聊起了这个小孙子。

  珂珂是四个孙子中最爱哭的,从一岁起由奶奶照顾着,平常一哭就是为了买糖吃,“一哭起来就难哄得很,特别是他妈每次走的时候连给他买糖吃都止不住,哭的全村都能听得见。”谈起爱哭的孙子,奶奶一脸愁容。

  

聊天过程中珂珂的爷爷一直在注视着孙子们。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寅聪 摄

  记者好奇追问每次都是怎么止住珂珂的哭声时,奶奶有些心酸有带着一点骄傲的说:“这娃聪明,虽然才三岁但会打手机,只要把手机给他。他给他妈打电话就不哭了。”

  “那打电话说什么呢?”记者有些好奇的问道。

  “上次他妈回来,他打电话说的是,‘妈,你回来吧,回来躺着床上玩手机吧’。”

  一句“妈,你回来吧,回来躺着床上玩手机吧。”让在场的大人都安静了下来,而一旁的珂珂还在专心的吃着零食。

  

吃着零食的玲玲显得十分开心。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马寅聪 摄

  在未来的日子

  三岁的他眼神专注的看着零食,每吃一口脸上的笑意便多一分,专注而又认真的样子,让人误以为仿佛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自己也知道这不是。

  离开前,记者问他:“还有什么想要的吗?”他没有说话。或许是害羞或许是没有想要的东西,或许,是他想要的我们给不了。

  “对于这四个孩子来说,父母是两月一见的惊喜,是手机那头熟悉的声音。他们每一次的见面,都让孩子们开心而又难过,因为这不仅预示着重逢,更预示着下一次的分离。年幼的他们,过早和过多的承受着这一切,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团队负责人感慨道,“希望这些分离,不会给孩子们带来心中的缺憾,希望在未来,他们的每一次哭泣只是为了糖果,而不为其他。”(文中儿童名字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华锡 吴明青(学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