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怀化学院志愿者“三下乡”支教:越过山丘,才发现你在等候

  中国青年网怀化8月8日电(通讯员 叶姝滢)“贝壳老师!小房子老师!你们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呢?”“莉莉老师!明年你们还会再来给我们上这些好玩的课吗?”临行前,孩子们自发找到志愿者老师,一个个问句,问出了他们内心的孤独,问出了对爱的渴望。

  近日,通过走访,怀化学院“青春启航”义务支教暑期社会实践团成员了解到,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大桥江乡的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部分孩子的性格孤僻,给志愿者开展支教工作增加了阻碍。

  从开始拒绝与志愿者老师眼神对视,到后来对志愿者老师吐露心声。2017年的暑假,志愿者们用热情和耐心作“辅料”,以爱为“主料”,给山村的孩子送去独一无二的“解暑汤”。

  

图为支教汇报演出结束后志愿者与小朋友合影。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叶姝滢 摄

  “他们刚离家,我就开始想念了”

  第一次来到小向(化名)的家里,她的父母恰巧在家。志愿者与小向父母交谈时,小向乖巧地搬了椅子让志愿者坐下。志愿者观察到,小向家里在乡中应该还算富裕,有液晶电视、电冰箱,小向还有电子琴、点读机等大多数乡里孩子没有的电子产品。

  “叔叔阿姨多久回一次家呢?”

  “我们……一年就回两次家,一次是过年回家团圆,一次就是这个时候的暑假,就想回家看看孩子们。”阿姨说着慈爱地摸摸小向和弟弟的头。

  第二天志愿者再去时,小向的父母已经外出务工了。志愿者问小向:“你平常想爸爸妈妈吗?”

  “他们早上刚离家,我就开始想念了。”说着,就红了眼眶。

  “我想要老师只送我一个人”

  如果说,孩子们的内心是柔软的软体动物,那么倔强的个性就是孩子们伪装的贝壳。在教学中,有一个叫小菊(化名)的孩子,一上午不肯与志愿者老师讲话,并且拒绝所有人送他回家。

  志愿者们轮番上阵,他还是拒绝对任何一个人说出自己突然不快的原因,直到,每天送他回家的老师莹莹来了。

  “小菊,我们早上还约好一起回你家的,你能告诉老师你为什么突然不让我送你回家了吗?”

  长时间的静默。

  “小菊,老师……可能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了,难道你想和老师最后的相处是这样沉默、这样不愉快的吗?”

  小菊抬起头,又缓缓低下头。过了良久,终于开口,“不想。”

  又过了良久,他抬起头看着志愿者的眼睛,“莹莹老师,我希望今天只送我一个人回家。”

 

 图为志愿者接小朋友上学途中。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叶姝滢 摄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糖粥”

  由于要整天在田里干农活,乡里的人们一天只吃早、晚两餐,饭菜适量留给在家过暑假的孩子们,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吃,就随小孩子性子来。

  那天,志愿者们发现班上大部分孩子都没有吃早饭。“早上不吃早饭,怎么有力气上课呢,又很容易得胃病的!”志愿者们焦急地把自己打算上完课后吃的白粥,加入某位志愿者带的红糖,盛给小朋友们。

  小朋友们拿到红糖粥,便开始狼吞虎咽。他们觉得大家一起吃早饭新奇,吃得很开心,志愿者们在一旁看了,心里却不是滋味。

  年仅六岁的美琪(化名),吃完粥之后,对志愿者甜甜地笑了起来,“老师,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糖粥了!”

  

图为小朋友喝红糖粥,满足地笑了。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叶姝滢 摄

  十天支教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一天,还没来得及挨家挨户对可爱的他们说一句“再见”,他们就早早地来到了教室,用自己准备的节目来为这段美丽的相遇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着他们稚嫩的歌声,志愿者们踏上归程。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带走的,是那群小鬼的牵挂!  

责任编辑:崔宁宁 邱一晗(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