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攀枝花学院学子探访广西靖西织锦技艺 助力文化传承

  中国青年网攀枝花9月14日电(通讯员 于宸镔)它传承千年,流传至今,与云锦、蜀锦、宋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它有三大种类、二十多个品种和五十多种图案,以结实耐用、技艺精巧、图案别致、花纹精美著称。而今它却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多方面的原因,面临着严峻的传承危机。

  它就是壮族传统手工织锦技艺——广西壮锦。在今年暑假,攀枝花学院“一带一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数计学院无与伦比行动队从四川省攀枝花市奔赴广西壮族自治区靖西市,展开了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织锦技艺的多方面实地探访。

  

实践队员来到靖西壮锦厂。团队供图

  靖西壮锦最后的家园——靖西市壮锦厂

  在探访活动的前期准备中,队员从网上了解到,靖西地区唯一具有一定规模的壮锦生产地就是靖西市壮锦厂。于是团队到达靖西后,首先来到了靖西市壮锦厂开始了本次的探访任务。

  织锦技艺第六代传人、厂长李村灵女士对团队一行进行了热情的招待,并引导队员们前往壮锦厂展厅进行参观。在参观过程中,李厂长为队员们就整个展厅展出的大量壮锦壁挂饰物、绣球、绣鞋等进行了细致而专业的讲解。

  经过参观后,队员们了解到壮锦厂的手工工人们对传统的壮锦技艺进行了工艺、材质和设计上的改良。不断尝试新的织制工艺、使用新材料的同时加入现代设计元素,使织制的壮锦更加具有舒适性的同时符合现代审美。特别是绣球上用平绣工艺绣着的奥运福娃以及奥运会会徽,都将中华传统文化绣的艺术与时代下简明的形象有机融合。更有因逐渐加入新材料而更加精美绝伦的绣服,以及参加过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现代图案刺绣壮锦等展品,无一不让队员们看到当代壮锦是如何在这片土地艰难地生存、发展。

 

 队员们看到巧夺天工的壮锦惊喜不已。团队供图

  华美的壮锦背后,是生存艰难的织工

  在李厂长的带领下,队员们来到了织制壮锦的工坊。在这里,展厅里华美壮锦背后的一双双巧手的魅力展现了出来。

  一个简单而原始的木质织机,一卷卷彩色的织线。一双双灵巧而有智慧的手在线上飞跃、穿梭。手下面,就是一张正在被织出的壮锦。

  通过与织工的交谈得知,目前壮锦厂纯手工织品的销量仍有待提高,而终日辛苦纺织的女工们囿于壮锦厂目前的销售情况下,收入也十分有限。很多有多年纺织经验的技工已经不再以此为生,靖西的年轻人多外出务工,几乎没有年轻人从事这项手工技艺。手工织制壮锦的技艺甚至面临失传的危险。

  据了解,一位最熟练的织工,两天能够完成一条壮锦围巾的织制工作,出售价格仅约三百元,除去成本费用已所剩无几。

  空调、饮水机……尽管这些东西在我们看来便宜而不起眼,但在这个经济落后的地区,却是十分昂贵的。李厂长希望能够通过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待遇而挽留这最后的为数不多的织工。

  从事壮锦技艺的女工。团队供图

  简单的对话,邂逅惊天技艺——初遇堆绣

  “这个壁挂是用堆绣工艺绣成的,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会做这个了,葫芦图案背带(堆绣)已经不做了,只有旧州那边一个老人和她女儿会做,她的徒弟达不到他绣品传神的地步。”李厂长指着展厅的一副壁挂对我们这样说到,这番话立刻激起了队员们的兴趣。队员们进一步了解到,李厂长提到的老人就是有“中华巧女”、“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之称的黄肖琴老人。

  队员们经过对网上资料的查找,得知黄肖琴老人现居于旧州老街。于是团队决定启程前往旧州,拜访黄肖琴老人,去探访神奇而珍贵的堆绣技艺。

  绣球之乡——旧州

  团队抵达旧州后,首先来到旧州老街周边进行了实地探访。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来到广西生态民俗博物馆进行了参观。

  展厅内陈列着大量旧州地区勤劳而智慧的壮族人民生活、生产的工具和饰品,它们虽原始却精妙绝伦,队员们无一不为之惊叹。

  旧州老街的房檐上挂着大量形态、颜色各异的绣球,而这,无愧于“绣球之乡的美誉”。

  在我们的请求下,向导带领队伍前往黄肖琴老人的家中,准备前去探访神秘而精美的堆绣技艺。

  惊天技艺,却面临失传,培养传承者迫在眉睫——旧州堆绣

  经过辗转,队员们在见到了这位“中华巧女”。沧桑、朴素、双目有神——正在赶制绣球的老人给队员留下了这样的初印象。向老人表明了来意后,老人愉快地接受了团队的专访。

  “现在没人会做这个了呀!不用心是做不成,做不好的!”老人用带有广西口音的普通话向我们说到。然后拿出了许多彩色线,从编线开始,向我们展示她高超的堆绣工艺。首先将八根线用一种特殊的手法编制成一根稍粗的线。然后在先前由他绘制好图样的布板上使用平绣工艺绣制图案,紧接着在绣好的平绣图案上将之前编好的粗线堆叠绣制在图案上。手法娴熟巧妙,技术十分复杂。

  老人对目前即将失传的堆绣也是十分痛心。对于堆绣,现在很多绣师都知道其中的原理,但是无法掌握精髓,自己的几个徒弟只掌握了平绣技法,自己的女儿虽然会做堆绣,但是掌握的并不是很好。

  “失传了就失传了呀,我还能怎么办呢?”老人这样回答了我们如何看待这项技艺面临失传的风险,尽管听起来满不在乎,但脸上写满了对堆绣传承的无奈和感伤。

  三天的走访、探寻,实践队员们深刻的认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势在必行,看着这些巧夺天工的技艺的失传是令人痛心的事情,身为当代大学生应当肩负起责任,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积极行动起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对发展地方经济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崔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