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大学生“三下乡”社会实践:美丽的青山,美丽的少年

  中国青年网可可西里9月29日电(通讯员 苏瀚 毛加杰)三十九岁的护林员毕才礼蜷曲黑发下的是被可可西里的风雪所摧残的痕迹,长久地与雪山、荒漠的缱绻和高原光的曝晒,使他的面容比同龄的中年男人更憔悴。他的十指交叉于膝盖,外掌廓上的白色斑点是紫外线过敏的证据,他清澈的眼神宛若昆仑山口的泉水,“即使过敏,我也热爱这工作。”他微笑着,仿佛林间初饮的小鹿。

  

毕才礼笑着接受采访。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邬沛伶 摄

  而年轻的护林员贡确扎西羞赧地躲在镜头外,炭火烘着他因久住高原而生的黑红双手,他的小刀切割着白煮羊肉,刀口对着自己的胸口。“因为什么而热爱?因为我们守护的是最后的净土。”他递给我们羊肉,调皮地在视野之外回答道。

  在可可西里不冻泉保护站遇见护林员们是幸运的。几天以后,他们将骑上越野车,听着呼啸的山风,在雪山与关口巡游,守护可可西里真正的精灵们。四季更替,时光流梭,他们能像今日这般煮肉烤火、接受采访话平生的日子并不多。

  可可西里在藏语里是“美丽的青山,美丽的少女”的意思。对于护林员们来说,可可西里是值得用生命守护的全部。毕才礼的妻子和孩子在山下,运气好的话,十五天他们能相拥一次;贡确扎西俊俏的面孔上胡子拉渣,二十一岁的他只与寂寞和藏羚羊作伴。但他们无怨无悔,可可西里是世界的净土,更是他们的净土。

  与二十年前枪声击碎可可西里的静谧大相径庭,前人的牺牲为历史敲响了警钟,今时的雪山中已难见偷猎者踪影。但毕才礼和扎西以及其他护林员们每个月都要进雪山一趟,每只藏羚羊对他们来说都是宿命中的瑰宝,丧失任何一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枪声弥散了,然而,可可西里的躯壳上如蛆虫般爬满了观光客所遗弃的垃圾。可可西里是生态脆弱的草地、荒原与雪山,垃圾的降解与沉积磨蚀野生动物最后的栖息地。

  

从可可西里观景台捡起的垃圾。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邬沛伶 摄

  “我们三天去观景台清扫一次垃圾,积余的垃圾得用皮卡拉三次。”毕才礼皱着眉头,“以前没有那么多车子,没有那么多人。高原反应和糟糕的路况拦住了他们……”说罢,他倏忽看向正在采访的成员们,“我们,一起去守护可可西里吧。”

  

成员与护林员一起将捡起的一桶垃圾倒入皮卡车。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邹弘毅 摄

  原先以为不过是如社区服务般的秋风扫落叶,但上上下下六十余度斜坡与高原反应的折磨使人不断喘息。扎西看到成员们们落魄的模样,伸出了手,止不住笑意,喊道,“兄弟们,握住我的手,上来。兄弟们,上来!”观景台的垃圾数量也同样出乎意料,在十余平米的原野上便能捡到数百个烟头,以及各式各样的食物残骸。若不偷猎藏羚羊是法律上的基准,那保持对可可西里的谦卑和尊敬则是人性的底线。

  “在可可西里,你踩下的每一个脚印,都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而你随地遗弃的每一样垃圾,都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罪恶的一个证据。

  护林员扎西在昆仑山口的索南达杰像前敬礼,解开塑像前已陈旧的白哈达。索南达杰是他们的过去,他们也将是索南达杰的未来。如果不被提起的话,几乎没有人知道在中国最后的净土有人以这样的方式而牺牲他们的青春,捍卫人与自然最本真的和谐。

  在成员们与护林员故事的末尾,可可西里下起了冰雹。他们骑着越野,蹑手蹑脚地带着成员们与相机来到了土堆后,老毕才礼示意我们噤声,指向几十米外孤独的野牦牛。扎西爬上土堆,咔擦几声拍好它的照片,将相机递还给成员们,接着站在土堆上跳跃,嘶叫,朝野牦牛挥手,“扎西,那是一级保护动物!”

  “我们是朋友!”扎西回头,少年的赤子之心袒露无遗。愿美丽的青山永不老去,愿美丽的少年永不老去。

责任编辑:李华锡 彭鸿基(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