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四川农业大学志愿者走近非遗文化 探寻蜀派古琴

  中国青年网成都9月26日电(通讯员 王玥涵 李佳妮 张诗钰)8月11日,四川农业大学文化产业管理专业“我们都是文化人”团队,为完善“不可不知的非遗之美——四川”的调研资料。来到四川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蜀派古琴“传承人俞秦琴老师和著名古琴家葛瀚聪老师的家中,探索古琴悠扬声中的百转千回。

  演奏者所述的蜀派古琴

俞老师正在演奏古琴。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王玥涵 摄

  初次与老师们见面时,俞老师穿着素色旗袍在床边弹奏的蜀派古琴。在她的琴声与弹奏动作中,是她对蜀派古琴的热爱与骄傲。

  虽说“蜀派古琴”是在网络媒体上搜即可见的一个词条,能在短短几秒内就看到它风格的概括、它历史的诉说。但在提问前,葛老师给我们讲了讲,不通过快餐式搜索,而是一个传艺者、一位演奏者心中的“蜀派古琴”。

  “你们知道蜀派,这个派。何来?”葛老师谈到川派古琴的由来,那么何谓川派?于弹奏方法、于传承人群、于曲谱种类等方面,或有不同,亦或同根同归。真正的区分,是在于,蜀之风雅、蜀之民俗,包含于作品,是作品的“内容“。葛老师说,蜀派古琴也不是指四川的古琴,也不是指四川人弹的古琴,而是一种长期由于地区与人民文化形成的一种独有的风格。

  古琴作为一门遗世独立的乐器,伴着历史长河漂流至今。

  历史中所讲的蜀派古琴

  古琴作为一个载体,承载了不少“内容”。可以是道家无为,可以是儒家仁德,内容千千万万,但这些内容皆是通过这个”载体”所体现。在外行眼里,隔着历史的朦胧轻纱,听了许多被赋予给古琴的诗词愁绪后,有人称它为“法器”甚至“神器”等,葛老师笑谈,“它是一门乐器,承载了其他内容的载体。”

  古琴音乐本质上是文人音乐,文风盛则琴乐兴,蜀中古琴能够发展成一个流派,是以文化的繁荣为基础的。四川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涌现出不少文学家,如司马相如、扬雄、李白、陈子昂、薛涛、苏轼等。他们不仅为文学发展作出了贡献,也因为他们与琴的不解之缘,在琴艺和琴学理论上都有较高造诣,成为蜀琴人的骨干。四川的古琴艺术借助于这些渂琗得以完善、提高,蜀派古琴也因他们的声望在文化交流中引人注目。

  古琴本身,也是意境表达、心语抒发、文化传递等等这些人类文化活动中所蕴生的。轻挑重托,曲子也风格多样。

  音乐不分群体、不分国界。不同的受众有不同的感知。但若要传承与发扬,便是另一回事。

  现代人所传的蜀派古琴

葛老师正在教授学员。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王玥涵 摄

  蜀派古琴的传承并非易事。老师们说,现今古琴的发展是并不很乐观的。当下时代的齿轮高速运转,许多人学习、做事,讲求一个“快”字。经商者也抓住机会,各种速成班、大班授课层出不穷好不疲乏。

  且不谈技艺,俞老师说“许多学生来我这里学习,大多都是因为在之前学的地方,学不下去了。我得从头教他们,有些东西一开始就是扭曲的。”谈到教学方法,俞老师也说:“一对一教学。”“技艺精不精,这些不重要。”葛老师说,但有人一开始就是学习的是扭曲的东西,不入流。学习了十年八年之后,仍不入流。这是当下传承古琴的一个难以避免的难题。

  葛老师也简单说明,乐器如果要学得精通,一定要扎实的功底,一对一的正确教学,刻苦且坚持的联系。同时他也坦言正因如今的教育因为太过注重成绩,不重视文化的培养。许多打着文化幌子的背后是急功近利与面子工程。

  所有的文化传承不可单单喊着口号叫卖一般,亦不可神圣化其本身。正如葛老师所说,简单地打出蜀派古琴几个字,写下空落的无实感的文字,会起到什么实际效果。任何一种文化,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都需要深入的学习与思考,真实的还原它,向大家展现它的蕴意文化和本质。

  在调研中团队能深深体会到两位老师对蜀派古琴的热爱与骄傲,也深深地敬佩两位老师,对蜀派古琴的坚守。“推广非遗的路上,我们将永不会止步,追随着各位非遗传承人的脚步,我们将继续走下去。”团队成员在调研后这样说到。

责任编辑:王龙龙 王雅彬(学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