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大学生步入锦里,探寻民间艺术“吹糖人”

  中国青年网成都2月22日电(通讯员 张珺玥 杨速)“叮叮当,叮叮当,卖麻糖!”思绪随之飘向遥远的过去——清铃般的叫卖声走街串巷,麻糖、皮影、剪纸、糖画、吹糖人……小摊贩们使着浑身解数卖力拉客,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停停走走,似乎不愿错过任何一家的手艺——“叮叮当,叮叮当,卖麻糖!”偶尔邂逅的麻糖,生意却如此冷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了呢?

  寻思着找回儿时对民间手工艺品的记忆,传承并发扬民间艺术,四川农业大学记录小分队实践小组来到成都锦里,追寻并记录民间艺术,采访民间手艺人。在锦里,一个个小摊,一家家小店,都是民俗的味道。精妙绝伦的蛋壳画,工艺复杂的木质品,活灵活现的吹糖人,栩栩如生的皮影戏……在锦里,这些儿时的记忆,活了!

  “吹”糖人

  看到来到吹糖人的摊子跟前,这时吹糖人的师傅正忙活着,道明来意后实践队员便认真参观起来。一捏、一压、一拉,猛然折断、而后细致悠哉地吹捏成形,如吹竖笛般自在婉转。实践队员们纷纷赞:“哇,好厉害!”这一系列动作酣畅淋漓,转眼间,一只金鸡已傲然立在众人面前,边上相伴着许多形状千奇百怪的人偶和小动物。

  在给“吹”糖人的过程中,实践队员发现师傅的手上全是老茧。“这些茧都是烫出来的,这个糖不会烫伤人,但是这些痕迹是避免不了的。”注意到队员眼光,她笨拙地扯扯袖子,用另一只手遮挡着,笑着解释道:“吹糖人儿的时候糖水的温度很关键,凉了就不容易吹,因此动作要尽可能快。”

  

实践小组队员体验吹糖人。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程可欣 摄

  在得知可以手把手教学后,实践队员便跃跃欲试,立刻拜师学艺,想吹一只小狗出来。队员本来以为就是简单吹一口气,加上吹糖人师傅的帮助,随随便便都能制作出像样的动物。但是在上手操作时,吹气的力度却难以把握。“慢点吹,慢点吹,轻一点,别太用力……”期间,吹糖人师傅不断纠正队员,经过一番努力,呈现在实践队员面前的却是一只变形的狗。师傅再好的手艺都没法挽救队员的作品。

  看到队员拿着失败的作品,一脸沮丧,师傅笑了笑告诉实践队员,那活灵活现的糖人呐都是练出来的,只有通过反反复复地练习才能准确拿捏糖人的外形以及吹糖人时所用的力度。队员真切地感受到,看似简单的吹糖人实际上有非常多的学问,技术不到位,是根本无法吹出像样的模型的。

  吹糖“人”

  体验了吹糖人之后,实践队员更加敬佩这些手艺人了。但正如师傅所说,他们也不是次次都能做出完美的作品。采访过程中,就有一个小插曲。师傅想吹一条蛇当做样品,前面的步骤都连贯无误,眼看马上就要将已成型的蛇绕上提前准备好的木棍,就是在这最后一步,这条“蛇”破了。师傅只得将它彻底敲碎,重新融化。听到实践队员都发出惋惜的感叹声,师傅安慰道:“这种情况其实经常发生,就算非常有经验,也会出现不尽人意的情况。但是能做出来的我都会尽力去吹,失败了就重来,没什么好怕的!”

  实践队员还注意到,吹糖人师傅的摊子上挂着各种各式的荣誉证书,有的表彰证书上还写了“糖人张”的字样。询问后队员了解到,原来被表彰的糖人张是她的丈夫。张师傅年轻时就一直坚持吹糖人,后来她也半路加入了吹糖人这一行,夫妇二人就一起吹起了甜蜜蜜的糖人,至今已经十几年了。

  吹糖人师傅喜滋滋地告诉实践队员,现在除了他们夫妇二人,还有她的儿子也在从事吹糖人。“我们一家三口轮着来,就靠卖糖人生活!”说着,她的眼中还灵动地闪烁着光,但随即眼眸下垂,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地面。“吹糖人是个辛苦活儿,身体稍微差一点的根本坚持不下去。像夏天,围着火炉子时间长了会中暑,所以现在愿意干这个的也越来越少了。”吹糖人师傅不禁向队员们诉说内心的忧虑。

  在采访过程中,不断有上前观摩、购买糖人的人,吹糖人师傅非常耐心的对待每位顾客。实践队员观察到,一般想尝试吹糖人或者买糖人的都是小朋友,而他们也只是单纯被花花绿绿、活灵活现的糖人所吸引,真正对这项民间艺术感兴趣而购买的人少之又少。

  “当初让我儿子学这门手艺,也没考虑到传承的层面上,这手艺以后能不能传下去,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虽然现在我们也在收徒弟,但很多人或是没有天赋,或者怕苦怕累,这些都没法将这门手艺学习和继承下去。”

  

师傅专心制作糖人。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张义杰 摄

  吹“糖人”

  在看见小朋友为拿到糖人而蹦跳着欢呼时,吹糖人师傅双眸灵动而深情地注视着孩子,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微笑。“我们看见自己做的东西被人喜欢,也会觉得开心和满足。”她告诉实践队员,“至少这证明我们是被需要、被肯定的。也算是我们吹糖人的价值吧。”

  说话间,实践队员发现师傅一直不停地在搅拌着糖浆,同时,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新的糖块加入锅中。看出队员们的疑惑,她解释道:“吹糖人这个糖的温度、稠度非常的有讲究,为使糖融化透彻,受热均匀就需要不断地搅拌。”当问及这个糖块是买的还是他们亲自制作的时,师傅回答:“这是我丈夫买原料自己熬的,只有他会熬,我都不会,就是看着他什么都要亲自上手,太累了,我才学这门手艺的,不然这么伤手,没有女孩愿意学的。”回到手头工作,望着锅里的糖浆,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坚定。

  在制作糖人的过程中,从第一步搅糖到最后一步上色,师傅每一步都专注认真地完成,无论是实践队员在一旁不断询问问题,还是来往不断驻足的参观者,都丝毫不会影响到她。师傅专注的表情,让实践队员们觉得,她手里的糖,不光是她的作品,更像是她的孩子一般,需要她用心呵护。她不仅只是把吹糖人当做谋生的手段,更是用爱去坚持这一份不易。

  “我们家的糖人都走到国外去了!”师傅非常骄傲地告诉队员,每年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会受邀到迪拜等国家去吹糖人,展示中国的糖人艺术。"拨浪鼓儿风车转,琉璃咯嘣吹糖人。"晶莹剔透的糖人儿,不仅是一份温存,更是一段中国民间文化的记忆。

  “其实不仅吹糖人,其他的民间艺术也应该回到当代人的生活之中,成为一代代人共同的记忆。不应该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队员感叹道,“民间艺术不仅要在中国发展下去,更要让世界认识到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其传承和发展助力。”

责任编辑:李华锡 尤祥宇(学生编辑)林凡友(学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