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河南大学生走进刘震云故里 寻觅深藏文字的乡土情结

  中国青年网新乡7月11日电(通讯员 陈真真)“民间文化是一片海,时代主导思想是礁石,海能淹没礁石。”正如刘震云先生所说。不管是早期被评论家认为的最具写实主义的《塔埔》《一地鸡毛》,还是被誉为新历史主义的长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等其他故乡系列的小说,都是构建在对故乡不断地打碎和拼贴的回忆之上。

  乡土世界无疑是刘震云主要的创作思维的来源和其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开始。到底是怎样的黄土地孕育出了刘震云厚重深沉的乡土情结,刘震云又是在怎样的黄土之上勾勒出那一幅幅关于焦虑与矛盾,甜蜜与幸福的画卷的呢?新乡学院文学院刘震云调研实践团将于6月30日至7月2日走进刘震云的故乡西老庄村,寻觅刘震云的乡土情结。

  初踏黄土,朴实而又震撼

  

实践队员正在村庄实践。中国青年网通讯员?陈真真?提供

  农民最接近土地,而土地最是接近生活的真实。“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生于黄色的土地之上,被养育于或富饶或贫瘠的农田,心脏跳动的旋律刚好应着脚下土地的脉搏,而红色的血液里深藏着对土壤的热爱。

  车子一路向西,向着延津县红楼镇西老庄村行驶,这个村庄是作家刘震云成长的地方,也是最为熟悉的家乡。刚刚进入延津县,从车窗往外看去,与外相较,这个小县城好像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普通的县城里是普通的街道楼房,在每一个早上人们日出而作,用最不出奇的方式,在平凡的世界里日日过活着。

  一路走去,终到达了西老庄村的村口。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从双脚触碰到坚硬的黄土地的那一刻,从视线望向距离我们两公里的村落的那一刻起,便好像触碰到了作品中那最柔软也最坚硬的一部分——故乡。村口大片的农田里赫然出现一个农民伯伯的身影,也正值玉米拔苗时期,他背对着阳光蹲在田地里,粗糙的手掌里握着被拔掉的约一臂之长的玉米苗,他不认识过路的人,可你对他笑,他也会抬头回应你腼腆憨厚的笑。种地之道如同人生之理,“有舍才有所得”这句众所熟知的老话,同样被黄土演绎的淋漓尽致。这是村庄给外乡人的第一个礼物,它让外乡人看到了自己家乡的模样,或者说是乡土中国的模样。

  探访旧居,简单而又温馨

   对于故乡,对于乡村,刘震云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和眷恋。实践团成员们跟随村支书进入了刘震云旧居,它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整洁、简约、温馨的农家小院子。刘震云先生曾说过:“农村生活对我来说,不是创伤而是烙印”。村支书给实践队员介绍道:刘震云出生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吃不饱是常事,就在这个院子,靠吃姥姥碗底的豆糁而顽强的活下来。姥姥是刘震云故乡情结绕不开的高地,姥姥对刘震云的作家生涯影响至深,可以说没有姥姥、没有这个院子的培育就没有如今的刘震云。

  村支书说如今刘震云基本上每年仍会回来居住一段日子。多年来,刘震云在外发展枝繁叶茂,但不管发展到哪里,根基仍在故乡河南,他是汲取中原大地的养料成长的,他忘不了故乡,故乡也时刻没有淡忘他。

  乡间的小路还未经系统性的修缮,直达村庄的路只有眼前的一条,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稀少可数。路的两边种植着玉米和花生,小小的村庄之间被大片的田地所隔,绿色的植物接受着阳光的照射,纵横交错的根深深的扎于地下,这是植物的生存之道,也是作品创作之根本——深植于我们的土地,深植于人民大众。

责任编辑:李华锡 耿立君(见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