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实践纪实 >> 正文

走访老皮影人:光影之间的江湖 夹缝中的云梦皮影

  中国青年网孝感7月12日电(通讯员 刘志)云梦县于1995年2月由省文化厅授版为“湖北皮影艺术之乡”。云梦皮影轻装简从,二人一台戏。前台演唱兼操纵,后台司击乐伴奏,俗称打锣腔或二人台。

  云梦第一中学旁的这条小道上,人并不是很多,队员们最终还是在路人的指导下找到了一家皮影馆。令人吃惊的是,这里简陋的有些过分,甚至没有一块招牌,也只是从角落里一块磨得有些发白的板子上才确定了这个没有任何装饰的宽敞大平房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

 

 用来告知每天皮影表演内容的小木板。通讯员 刘志 摄

  待队员们坐下时,李师傅还没来。回头扭过身去,一排排椅子上便稀稀疏疏的坐着二三十个老人了,老人们年纪大了,以至于从椅子上起来时有些踉踉跄跄,队员伸手过去扶了一把老人,他们扭过头,才发现今天多了几个特别的看客。

  “大学生吧,你们也喜欢咱们的云梦皮影?”老人们十分热情,兴致勃勃地讲着昨天从皮影里听来的故事,讲到精彩之处时,旁边的老人也纷纷给他纠错补充。

  

老人们兴致勃勃地同志愿者交谈。通讯员 刘志 摄

  “李师傅来了,李师傅来了。”队员们朝着老人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人身着印花衬衫,健步如飞地走进了房间。

  李师傅在家排行老六,便取名为李六。李六作为云梦皮影的这一代传承人之一,已经在这个不大的舞台上表演了二十多年了,他也是云梦仅剩的几个皮影传承人之一,李六从没靠皮影得过什么奖,也没受过什么表彰,可他就凭着这么一门手艺给这里的老人带来了活力,每天准时来这看看皮影也已经成为了老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今日尔等莫想过去。”

  “锵锵锵锵锵锵……”伴随着敲锣声的响起,一个个像剪纸一样的人儿跳到了台上,在灯光的照射下,皮影不论是颜色还是形态都十分清楚。云梦皮影整体给人感觉较大,在脸的线条刻画上更加复杂和粗犷,由于单手操控,皮影动作大开大合,配上高亢的唱腔和急促的鼓点,气势非凡。

  “今日尔等莫想过去。”随着锣鼓声节奏渐渐加快,气势也积累到了顶峰,两个皮影人物也开始了厮杀,时而刀枪相击,时而躺在地上扭打,时而飞跃追赶,兴起之处,李六也狠狠的用脚跺桌子底下的木板,做出打斗效果。可到另一幅画面时,唱腔又陡然变得轻柔圆滑,敲锣声也变成了缠绵的二胡声。

  李六正在表演隋唐演义。通讯员 刘志 摄

  等到锣声渐渐归于沉寂后,李六拿着水杯缓步走了出来,出来时老人已经满头大汗,仰头便喝了一大口水,一场皮影戏表演三个多小时,老人不喝一口水,也不上一次厕所,这对已经六十多岁的李六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我从六三年就开始搞皮影了。”

  趁着老人歇息,队员们急忙凑过去,老人知道他们来意后,也打开了话匣子,一边喝着水,一边同他们们聊天。

  “我从六三年就开始搞皮影了,这可不是家传的,我们那时候讲究拜师。”小时候家里没钱,读不起书,就得有一门手艺傍身才能养家糊口。附近村里有一位皮影手艺人,李六自己也喜欢皮影,就跟着他学,等后来有点水平了,就到处去拜师,最后在这里安家,都二十多年了。

  “那时候这有一二十家皮影馆,慢慢的这附近就我一家了。”李六对皮影可谓是痴迷了,当皮影戏逐渐衰落,其它艺人纷纷转行时,李六也没听那些赚钱的门道,还是一股脑的扎到皮影里,就像他自己说的,专心鼓捣起皮影时他连饭都会忘记吃。

 

 李六用来记笔记的本子。通讯员 刘志 摄

  “年轻人看不上哟,他们也不爱看。”

  “莫说四十年,再有个二十年你就看不到云梦皮影了。”李六反复强调的是皮影的传承问题,到了李六这一代,最年轻的皮影艺人也快五十了,而他们都没有找到传承人,李六对没人上门求学十分苦恼,自己的儿子也对这一点兴趣没有,他怕这一身本事都带到棺材里去了。

  到了李六这一辈皮影确实赚不到什么钱了,每天来看李六表演的总归是以前的老街坊邻居,两块两块的给,能赚个什么钱,李六也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热爱还在坚持罢了,当队员们问起一位姓余的老人如果李六这一辈人离开了,去哪看云梦皮影,老人也是哈哈大笑,“那我们也入土了,也不会有人要看了。”

  “年轻人看不上哟,他们也不爱看。我们都知道这些故事,越看越爱看,可年轻人不了解啊!”皮影这种需要慢慢品,又带着点地域方言的艺术对年轻人来说太缺乏吸引力了,李六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们这个年纪的来看皮影了,皮影就慢慢变成了老人的专属,当他们问到这么解决时,老人也只得摆摆头。

  老人依旧十年如一日的拼尽全力去演好每一场皮影戏,挥霍着二十多年都没用完的激情,也还在等待着下一个愿意接起火把的人。

责任编辑:崔宁宁 随鲁琦(学生编辑)